maxresdefault.jpg

 

圖片來源:網路

 

 

內文劇透

 

 

 

 

 

  OK。昨天去看了《東方快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是英國知名推理作家阿嘉莎克莉絲汀的經典作品之一。講之前我要先說一下其實我覺得名偵探白羅的鬍子真的好煩……整個就是擋在那邊超礙眼,但也算是搶戲的很成功,我現在回想起他只想到那鬍子。

  故事內容在說白羅要去調查一件案子,於是請東方快車的董事讓他搭車前往該地,本來包廂都被訂滿,不過剛好空出一位所以他可以跟一個人共用包廂。搭車的人先不加上那些廚師跟調酒師的話總共有十三位,有女教師、男醫生、伯爵夫婦、公主跟她的翻譯、藝術商人與他的秘書跟男僕、德國教授、寡婦、傳教士、車商。他們名字都太長我根本記不住。

  布克則是那個東方快車的董事,而車上有一個伺者叫米歇爾,但我內心納悶一下沒有另一個換班的伺者嗎?還是有我沒注意到?總之那也不重要。要搭上快車前白羅先遇到了教地理的女教師,他們在搭船前往車站時,白羅聽到醫生對女教師說等事情結束後就可以回家了之類的話,那時候白羅並不以為意,但會讓我們觀眾覺得這兩個有鬼。

landscape-1506000452-murder-on-the-orient-express-kb-1080x0.jpg

  後來搭上了那台列車,白羅跟布克聊天的時候布克就說到這樣的旅程很奇妙,你要跟十幾個素昧平生的人共處三天。而男藝術商人一直表現出想跟白羅對談,最後他終於抓到機會跟白羅對談到說明自己是一名剛入行的藝術商人因此還不太有眼光,搞砸了一些事惹了一些人,還收到威脅信,因此他想僱用白羅保護他,他知道白羅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偵探。

  可是白羅拒絕,他的原則就是不幫罪犯,他知道男藝術家是在賣贗品給黑道。結果他們在經過一個站後突然遇到雪崩,於是火車脫軌讓他們卡住無法前進,大家因此抱怨了一下自己都有重要會議要開,要布克負責。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屋漏偏逢連夜雨,男藝術商人被發現死在床上,布克希望白羅可以查出真相。

  本來白羅不要,他希望這三天可以好好休息,但是布克說如果白羅不調查的話,到時候警察很可能會因為種族關係亂抓一個當犯人,不是抓黑人男醫生就是抓那個拉丁裔車商男子,如果他們是無辜的話咧?這才讓白羅動搖的要查這件案子。

  在查的過程中,白羅漸漸發現到車上的人都跟幾年前一起阿姆斯壯案有關,阿姆斯壯是一名軍官,他本來有個很幸福的家庭,但有一天他的女兒被綁架並且被撕票,他的妻子黛西因此痛心欲絕還流產掉第二個小孩,而阿姆斯壯因為家裡的悲劇最後也難過悲痛的自殺了。那個綁票的犯人其實就是那個男藝術家。

  這麼一來就絕了,這表示幾乎每一個人都有殺男藝術家的動機!讓我覺得很有趣的地方就是白羅查到一半時在休息時間拿著他愛人的照片說:『以往我都可以很肯定,過於肯定,但這一次我要謙卑的說……我不知道。』

murder-700x525.png

  這很難得,可以讓白羅陷入竟然完全不知道誰是犯人的窘境,最後當車子的雪鏟光要將火車移上軌道所以得請大家出去,這時候白羅就隱約察覺到了。他拿著槍下車,露出很驚愕但又維持鎮定的樣子敘說過程,他說車上的人全部都跟阿姆斯壯有關,就連伺者米歇爾也有關!

  這讓他很意外又知道這是一項密謀謀殺案,他也不懂為什麼男藝術商被殺時的傷口會深淺不一、亂七八糟。而每一個都有動機的情況下兇手就有可能不只一個,但他發現也似乎不只兩個,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全車都是犯人!

  難怪他怎樣都無法有個明確的嫌疑犯,原來全部人都是!於是大家也都算坦承了,醫生以前是個軍官,因為表現很好所以他的長官阿姆斯壯拉拔他讓他這個黑人有機會當上醫生,所以醫生一直對阿姆斯壯心存感激。而伯爵夫人是阿姆斯壯的妻子的妹妹、女教師是阿姆斯壯女兒的家庭教師、公主是阿姆斯壯女兒的教母、公主的翻譯曾經擔任過阿姆斯壯的廚師、車商也是因為阿姆斯壯的幫助才得以回歸正道賺大筆錢、男僕曾經當過阿姆斯壯的隨從、傳教士曾經是阿姆斯壯女兒的保母、寡婦則是阿姆斯壯妻子的母親。

  那當時的綁架案是指控阿姆斯壯的女僕,但女僕是無辜的因此害女僕自殺。所以,米歇爾跟阿姆斯壯案件的關係便在他是女僕的哥哥,德國教授其實不是教授是一名退休警察,他則是女僕的情人、而男藝術商的秘書則是當年負責阿姆斯壯案的檢察官兒子,可是他父親並不是認定女僕是犯人,卻因為大家都指向女僕最後發現到不是的害他父親丟了工作而過得很不好。

  因此這所有人都因為男藝術商的關係經歷了痛苦與支離破碎,因此就有一種都是那個男藝術商害的,如果他不要這麼做都不會有這些可悲的波及。所以殺他的動機中有些人是為了報仇、有些是受到波及而恨男藝術商、有些則是因為感激阿姆斯壯痛心失去這個好人、有些則是自責沒保護好阿姆斯壯的女兒。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死者傷口會深淺不一,因為是每個人輪流桶他一刀,力道有大有小才會顯得傷口亂七八糟。強尼戴普在這裡看起來是真的滿討人厭的,想不到可以讓人討厭到恨不得都桶他一刀也算是某種偉大,而白羅當初拒絕他的僱用除了不幫罪犯以外還有一點是不喜歡他的臉,噗。這時候寡婦就跳出來說這全部都是她計畫的,希望抓她一個就好了,其他人其實都是好人,不應該被抓進大牢。這就讓白羅很猶豫了,他只有對與錯,就算那個男藝術商該死也不可以用犯罪的方式置他於死地。

Murder-on-the-Orient-Express-film.jpg

  但最後他還是寬恕了,跟警方說明兇手已經逃跑,所以車上所有人都可以繼續過生活,然後他也該學習世界上有不平衡的事。

  所以我說我陷入了跟白羅一樣的窘境就是一直執著在兇手只會有一個,但我這人水平思考向來很差,我是在白羅說到這可能是一人犯案但也可能是兩人,可是又有矛盾點時才靈光一閃出該不會是全部人吧!?白羅就說了全部都是兇手。

  那當下其實真的很訝異,一種我的媽啊!你們全部其實都是認識的,也就是說一開始布克說的一群素昧平生的人要共處三天是很奇妙的事在這時候顯得更奇妙的是你想像得到他們全部都認識嗎?而他們都在密謀殺了一個人,這感覺更妙!白羅根本就是一個局外人,但也因為他的出現所以有讓這些人亂了點手腳吧。他陷入窘境的其中一點是他發現到全部人都在說謊,這確實很妙,原則上不是犯人的就不會說謊,會說謊的雖然不一定是犯人但總可以讓範圍縮小,可是範圍卻一直都還是沒有縮小。因此這確實會變得很詭異,怎麼搞得可以搞到大家都在說謊?

  總之我覺得很好看啦。演技也都不用說,會讓人看了滿過癮的。但我懷疑一下白羅可以搭上那車是有人遲到沒來,那個沒來的會不會也是他們這些人設計好的咧?一種不可以讓局外人上來,誰知道卻冒出了名偵探白羅。也因此白羅才會在命案現場發現到太多線索的原因吧。大家可能也一時心慌的才會製造混亂好讓白羅團團轉,真的是滿精彩的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KOK 的頭像
OKOK

影。酒。作樂。

OK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