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1505056859-2203782053.jpg

圖片來源:網路

 

 

 

內文劇透

 

 

 

 

  OK。今天看完了一本小說《外科醫生》(THE SURGEON),作者是泰絲格里森,這是我看她的第三部作品,她被稱讚是一名說故事高手真的實至名歸,這本小說好好看啊!第一本看她的小說是《喀邁拉空間》,那本書的寫作風格給我丹布朗的感覺,不過她多了一份丹布朗比較缺乏的情感描述,我的意思是泰絲她的作品有一份柔性在,丹布朗太理智。

  但由於她也是醫師出生的,因此駭骨花園跟外科醫生自然都脫離不了跟醫生有關的職業,只不過這本書是在寫心理犯罪。這倒給我一點點派翠西亞康薇爾的風味,不過派翠西亞寫的是女法醫,也可以看看派翠西亞寫的心理犯罪書《屍體會說話》、《黑色通告》。

  內容在說波士頓又發生了一起女性被剖腹取走子宮、耳下頸部到喉頭部位被俐落劃一刀致死的命案,所使用的凶器無疑是一把手術刀以外,被害人被剖腹時還是清醒的駭人命案。由於研判這名兇手懂醫術又是用手術刀犯案,因此記者給了這個殺人兇手一個稱號叫外科醫生。

  男主角警探摩爾跟女警瑞卓利是負責調查這案子的專案小組五人之二,摩爾幾年前死了結髮二十年的妻子,在警局裡有聖人湯瑪士的稱號,因為他是一個穩重且不易發怒的警察也不太會對他人做批判,而身為一個警察情場失意是常見的事,很多警察會一個女人接一個女人換,可是摩爾卻不會受到其他女人誘惑,所以瑞卓利很欣賞他。

  瑞卓利則是一個強悍但長相醜陋的女人,她知道身為一個女人在這個都是男人的工作裡她要更加盡心盡力,而且要比男人更懂得為自己爭取權利跟功勞。事實上也真的因為她是女人的身分所以在警局裡受到滿不平等的待遇,似乎是美國這先進開放思想的國家仍然還是會有歧視女性的現象。

  經過一番調查後他們發現這幾名死者的共通點是皆被強暴過,而犯人的犯罪手法跟兩年前在薩凡納的殺人兇手幾乎是一模一樣,只不過當時在薩凡納的兇手安德魯已經死了,是被他抓到的一個被害者凱薩琳給殺死的,巧的是那名唯一存活者凱薩琳現在在波士頓當外科醫生。

  不過外科醫生跟安德魯的不同之處在安德魯會強暴被害者,可是外科醫生沒有性侵他的被害者。摩爾跟瑞卓利自然是去找凱薩琳,要凱薩琳還原當時的狀況。兩年前凱薩琳原本在薩凡納的醫院工作,安德魯當時是實習醫生,但是他的表現非常差所以凱薩琳狠狠削了他一頓,安德魯有天便去找凱薩琳表示要跟凱薩琳抱歉,凱薩琳因此不疑有他的讓這名實習生進來。

  她開了兩瓶啤酒聽著安德魯跟她說些謝謝她敦敦教誨的話之類的屁,後來她去一下洗手間又回來喝一口啤酒時就昏迷過去,醒來就被綁在自己床上。但幸好那時候她很幸運,她掙脫掉了綁住她手的繩子。而在她之前薩凡納已經出現兩起女性被殺的命案,所以她父親早早就準備了一支手槍要她拿來防衛。她一掙脫掉一手的繩子後立刻將另一手也解開,安德魯這時候走進來嚇一跳,她就一槍轟了安德魯。

  只不過報告上安德魯是被轟兩槍,一槍在肺部、一槍在眼睛。摩爾重新調查過發現槍道位置第一槍符合凱薩琳說的,但第二槍完全不符合,瑞卓利因此懷疑凱薩琳說謊。凱薩琳聲稱自己因為被下的藥會失去部分記憶,她確實也不記得自己有開第二槍。那這第二槍怎麼來的?

  後來在調查過程中大家更是進一步發現這名外科醫生幾乎是衝著凱薩琳來的,警局的犯罪心理側寫員認為凱薩琳是唯一一個讓外科醫生感受到威脅的女人,外科醫生專門挑選被強暴過的女人,他喜歡看到女人痛苦害怕以及被摧毀後殘破的樣子,那會讓他感到愉悅以及性興奮。可是凱薩琳不同,她是一個強悍的女人,不是一個輕易被打倒的女性。

  因此外科醫生在殺害其他女性期間也試圖慢慢的嚇壞凱薩琳,或許是想讓凱薩琳知道我還在。而凱薩琳也發現自己的辦公室有些東西不時的有人動過,這確實有讓凱薩琳莫名害怕起來。後來摩爾提議要幫凱薩琳做催眠,畢竟她開的第二槍是在五分鐘後,而凱薩琳記得自己昏過去,摩爾還是耿耿於懷這第二槍誰開的?

  催眠結果出來發現到屋子裡其實還有第二個人,也就是說安德魯其實一直以來都有個同伴。但催眠不能當證據,所以摩爾去薩凡納找證據,把當年安德魯事件的所有資料又拿出來重新翻閱調查過發現到那時候在凱薩琳的房子裡有一個水杯及未上鎖的廚房後門。

  根據凱薩琳的強迫症習慣她都會把家裡打理整整齊齊,不會在房子裡擺上多餘的東西以外,那時候她因為薩凡納另外兩起命案而自備槍枝防身,這麼小心翼翼的女人不可能忘記把廚房後門上鎖。但當時調查這案子的辛格警察他們卻認為那水杯很可能只是凱薩琳忘記洗到的所以並沒有對那杯子做DNA檢查,我個人覺得那真的是一個非常大的疏失,原則上命案現場會對每個使用過的東西都做採樣才對,你們這些警察到底在幹什麼屁小事啊?

  而自然的辛格也認為廚房後門未上鎖只是忘了,那是大家都會忘的事沒什麼好注意。雖然這讓摩爾差不多可以認為果然有第三個人在房子裡的蹤跡但依舊無法成為證據,於是他又繼續調查來到安德魯當時就讀的醫學院,意外查到了一個人。

  醫學院學生會拿捐獻出來的大體當作練習,大體有限因此通常是四人一組。那時候跟安德魯一組的其中一個組員被解剖實驗室教授退學,原因是教授看到那名醫學院學生竟然取出女性大體的子宮邊看邊自慰,而那個人叫荷伊。

  兇手就這樣找到了,荷伊便是一直以來跟安德魯犯案的同伴,只不過荷伊不會強暴女性。而荷伊會知道很多被害人的資料是因為他在波士頓醫學中心的檢驗中心工作,那也是凱薩琳的工作地方。他光是透過血液就差不多可以了解你這個人,所以那些被害者他會知道受過性侵害也是透過送來的血液報告中得知這管血液是要進行性攻擊的後續篩檢,看有沒有得到性病。所以只要讓他看到這管血液檢驗的原因是性攻擊都會令他興奮,而報告上自然都會有被害人的居家資料。

  最後他順利又劫走了凱薩琳,卻被瑞卓利意外發現道他的藏匿地點算是成功救出了凱薩琳,荷伊最後便被抓去關了。

  其實看了會發自內心感到寒冷是因為這種事情與我們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試問,我們哪一個人沒有去做過抽血檢查?裡面有個警察說你有想過嗎?檢驗中心的那些人只光透過你的血液就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血液是自己最隱私也最赤裸的部分,被一個你根本不知道是誰的人看見了。

  光想就覺得害怕,以前怎麼沒想過這種事咧?透過血液,這個人可能還比你自己更了解你的身體。而這本書特別的地方在裡頭也提到,殺人兇手通常都會殺害他看見的對象,他會挑選他想要下手的對象。可是這個外科醫生很不一樣,他根本沒看過被害人,這確實是很不同於其他心理犯罪殺手。而且不同於其他犯罪心理殺手的還有他是一個精神正常的男人,他從小就跟其他小孩沒兩樣,不會殺小動物也不會很陰沉更沒有被家人虐待過。

  所以這也是要告訴我們,人人都有犯罪心理,他不一定要有過什麼慘痛的童年經驗,他還很可能是在充滿愛的環境下長大。這應該也是要告訴我們,防人之心真的不可無啊……想想很多強暴案也是如此,還有社會新聞,之前看統計強暴你的百分之五十以上都是你的熟人,也就是你熟悉並且可以信任的人,但他卻強暴了你。

  只有佔小小的不到百分之十是陌生強暴犯,當然印度可能就另當別論了。所以囉。這世界真的很可怕。但是推薦這本書,看了真的很過癮。

 

 

 

如果喜歡我的文,請幫我【按個讚】【追蹤】,感激不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KOK 的頭像
OKOK

影。酒。作樂。

OK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