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e49689d6.jpg

圖片來源:網路

 

 

內文劇透

 

防瞎圖顧名思義指的便是防止脫窗、瞎掉的圖。小說心得沒有劇照,有時候不小心寫太長會看得很吃力,因此我精挑細選幾張顧眼睛的帥哥美女圖,所以圖片與本文無關。

 

 

 

  OK。來講講湊佳苗這本《贖罪》,湊佳苗的書我看過好幾本了,之前也都有發表在我的狀態裡,但是全都被我一個失手刪掉了……總之,湊佳苗是我的女神兼偶像,《反轉》出版時我還有去她的簽書會,我非常喜歡她的作品。我覺得她的作品迷人之處在過程-當然我也會很想知道結果啦-而且她很有辦法一直一直的挖掘人性。

  不過我覺得日本人最擅長的就是這個,深掘人心,並且把多數人不會注意到的事情放大再放大,說穿了他們非常鑽牛角尖,常常鑽到讓人喘不過氣卻也同時令我感到驚愕-你們怎麼可以想到那麼細膩那麼深!?

  湊佳苗的犯罪向來不單單只是在指殺人,人性醜陋的一面比如說謊、嫉妒、仇恨……等等都是她的犯罪定義,當然她的小說通常都會死人就是了啦……看過《反轉》後我覺得她這女人也真是暗黑……她的靈感多是來自日常生活中接觸到的事,她怎麼可以把很多事都想到死一個人……難怪我愛!

  這本也是很有她的寫作手法,以多個第一人稱來竄起關聯,故事背景是發生在一個很偏僻的小鎮,由四個小鎮姑娘在十五年後各自以第一人稱述說小時候遇到命案後的十五年來生活。

  四個女孩分別是真紀、由佳、晶子跟紗英,在他們小學四年級的時候鎮上蓋了一間足立製造廠,鎮裡頓時突然多了好多從東京來的人跟轉學生,其中一個是製造廠社長的女兒英未理,和這四個女孩玩在一起。

  都市來的女孩就是跟鄉下野丫頭不一樣,搞得好像連長相跟氣質都是都市人特別出眾-那為什麼我就沒有咧?我也是都市人啊!哦~其實原因就出在我們家不是有錢人。英未理大概就是童話故事裡的公主吧。而那四個女孩也是在童話故事裡唷!但是是庶民或女僕之類的角色。

  看吧。有時候我覺得這跟城鄉無關,如果角色是寫鄉下有錢人,搞不好鄉下人角色也不會落得這麼聳的感覺。反正這不是重點。五個女孩玩在一起後很快就出現了階級,人類很懂得怎麼自我矮化,反正東京來的小孩就是厲害,好像連睡覺都很強,因此很多時候他們只會聽英未理說的話。

  鎮上的女孩們是流行玩法蘭西娃娃,但城市裡的小孩卻是玩芭比娃娃。雖然如此英未理還是因為好奇要四個女孩帶她去看什麼是法蘭西娃娃,順便也約了好幾個同事從東京來的小孩組了一個法蘭西娃娃團到處參觀。在這個小鎮是可以自由參觀法蘭西娃娃的,幾乎家家戶戶都有會設立在大廳,你只要喊個一聲我要來看法蘭西娃娃,主人也不見得會出面的就在屋內大喊說請便。

  但看完後英未理說了一句自己還是比較喜歡芭比娃娃,導致四個女孩從隔天開始也不再對法蘭西娃娃感到興趣了。可是後來他們卻對由佳隔壁的廢墟屋感到興趣,因此成立了探險隊以外,英未理還建議大家一起在這裡玩遺言遊戲,假裝誰死掉了並且拿一個東西且寫一封哀悼的信放進盒子裡,英未理拿了一顆很漂亮的紅寶石。

  接著便遇到他們鎮上的孟蘭盆節,在這節日裡工作的人們通常都休假了,小孩子也是。但是在孟蘭節期間卻發生了好幾戶法蘭西娃娃被偷的事,包括紗英家的也被偷了,可是遲遲查不到兇手。而在當時他們那年代學校都還是開放的,所以有一天他們建議去學校玩排球,要來挑戰百下不落地時突然出現一個身穿工作服的男人說自己是來檢查游泳池更衣室換氣扇的,可是忘了帶A字梯想請五個小姑娘其中一個幫他,站在他的肩膀上幫他檢查,事成之後叔叔不會虧待你們的……會買冰淇淋給你們吃,一種玩完不給錢就不是嫖的概念。

  真紀本來先提出由她來,因為她最高,但是紗英卻說應該比較適合個子最矮的自己吧?就在四個女孩吵吵吵的時候神秘叔叔說太高不行、太矮也不方便,太重更別說了,最後挑了大小胖瘦剛好的英未理。

  然後英未理就被姦殺了。

6faf06bfbe82fd6e3b26fa88c68a8fc9.jpg

(防瞎圖)

 

  四個小孩目擊者都聲稱自己記不得兇手的長相了,警方跟鎮民甚至把偷法蘭西娃娃的兇手跟這次的姦殺女童兇手列為同一個人,這件命案讓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頓時紅透半邊天,但想當然耳這件事也很快就平息下來。英未理的母親麻子卻不死心,她不敢相信這四個女孩竟然沒有一個記得兇手長怎樣,於是在三年後四個女孩升上國中一年級時又叫了他們四個來詢問一次,得到的答案還是一樣不記得兇手長相讓麻子相當火大,於是一個老女人對四個青少女撂下了狠話-在追捕時效期滿前你們去找出兇手來!如果做不到就得補償道我滿意為止!

  然後就離開小鎮了。

  再來就是四個女孩在十五年後追捕時效即將要滿後各自的告白,其實這四個女孩一直都活在這件事的陰影之下,尤其是麻子那一句話,無形之中深深影響了四個女孩的一生。紗英想著當初自己應該才是最適合被叫去幫忙的人,可是怪叔叔卻是選英未理,她猜想那是因為英未理當時雖然才小四可是很早熟,生理期已經來了,所以兇手才想要挑這種半生不熟的女孩最可口,猶如太陽蛋,這女人就像荷包蛋拎拎噹噹的,戳破要趁熱吃,冷了就不好吃了(By 家有喜事)

  這因此帶給紗英一個無形的壓力與自我催眠,因為她很晚熟,周遭很多女同學生理期都來了但她卻沒有來(那我真懷疑她為什麼是最矮的!?聽說女生生理期來就不太容易長高了是嗎?看來是遺傳)於是她不停跟自己說只要她生理期不要來就還不是一個女人,那麼她就不會被兇手盯上。所以很妙的她到25歲生理期都沒來,雖然我好羨慕。

  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她後來遇到了她的愛人孝博,幸好孝博可以接受這種事的娶她,因此沒有經期的她感到格外驚奇。孝博說自己小時候也是轉到紗英他們住的小鎮之一的人,當時的法蘭西參觀團他也在其中,可是紗英已經忘記他這號人物了,孝博說那時候他就一直有在注意紗英這個長得像娃娃一樣的女孩子了。

  紗英知道這件事後更有種命中注定感,但也從中知道孝博是麻子的親戚,所以在結婚典禮上遇到了麻子,本來還因此小恐驚的紗英卻聽到麻子的祝福,可是這也不代表紗英因此忘記了過去或是剔除了陰影。她婚後跟孝博一起去瑞士居住,因為孝博被調去那邊工作,如果你的命運很悲慘就是會一直悲慘下去,想不到孝博就是當初偷法蘭西娃娃的人,因為這男孩從小過得空洞寂寞,一看到紗英家的娃娃驚愕發現怎麼跟紗英這麼像而迷戀上所以偷走,順便偷走其他人的來模糊焦點。

  所以孝博娶她只是把她當洋娃娃看,會滿變態的要紗英扮演一個娃娃。起初紗英不太願意,但後來想想這也沒有什麼不好,至少孝博也不會對她做什麼,而她可以繼續留在瑞士,那麼也許看過兇手的她就不會總有一天被兇手發現到而找上。

  可是有一天她人不舒服,希望孝博可以讓她休息,但是孝博卻不肯,於是一番爭執後她就失手把孝博殺了,然後寫了封信要寄給麻子告訴自己這十五年來其實從來沒有忘記過英未理的事,也一直想著要補償。突然的她想起雖然他們一直稱那兇手為叔叔,其實兇手好像也沒有這麼老。不曉得這算不算是一條新線索?

  再來就是真紀,她後來擔任國小老師,但是有一天他們在上游泳課時校園裡突然闖進一個叫關口的神經病要拿刀子亂砍學生,真紀一個念頭的撲過去撂倒歹徒,歹徒因此不小心刺傷自己的滾下泳池,但是歹徒不會游泳,要爬上來時真紀突然想著這一切該不會都是麻子搞的鬼吧?而她突然的就把關口的臉看成是當初兇手的臉,因此在歹徒要爬上來時又踢了他一腳就這樣誤殺了歹徒。

  而晶子自事發過後變成不敢出門,她認為英未理的死跟自己有關,可能是自己帶衰英未理的一直都是個繭居族。所以這件事情也對她的影響非常大,直到有一天,她意外發現到自己最愛的親哥哥竟然在猥褻沒有血緣的女兒時,她想起了英未理的命案,就好像她現在的姪女被自己親哥哥猥褻一樣,因此把她哥哥給殺死了。

  最後是由佳,她算是四個女孩中影響比較沒那麼深,但也沒因此比較快活的人。如果沒有這件命案,那麼當時她就不會是被指派去警察局叫警察過來,因而對警察這職業的人產生一種偏執的眷戀而愛上了姊夫並懷了姊夫的小孩。

w644.jpg

(防瞎圖)

 

  她也算是四個小孩裡認為麻子是神經病的人,他們當時都只是小孩,麻子怎麼可以怪他們還說出這麼可怕的話讓四個女孩都種下陰影咧?可是最後她還是受了影響的不小心重傷了自己姊夫。

  最後就是麻子的告白,事發的時候她確實相當無法諒解四個女孩異口同聲的都說記不得兇手長相,認為怎麼可能記不住?想著想著甚至偏激的認為搞不好這四個女孩就是兇手聯合殺了英未理才串通好。

  可是等到十五年後當她聽到紗英竟然殺了新婚丈夫時她很意外,而她又收到了紗英寫給她的信知道紗英其實從來沒有忘記這件事更是感到驚愕。她一直以為那四個女孩早就忘記這件事,想不到這件事影響了紗英這麼多甚至讓她殺了人。可是見其他三個好像過得也不錯,因此麻子暫時沒有自責是自己害的,誰知道過沒多久就聽到真紀發生的事,她也殺了人了。

  麻子這才知道該開始著急了,趕緊寄信給其他兩個女孩子想告訴他們自己已經原諒他們了,希望他們好好過人生。可是晶子卻因為害怕看到麻子寄來的信都沒拆封,所以也殺了哥哥。最後麻子要去找還沒有事的由佳時,也剛好撞見了由佳跟姊夫起爭執把姊夫推下樓。

  那這四個女孩的自白中也透露出當時沒有說的兇手特徵,真紀其實記得,可是聽到大家都說不記得因此也跟著說不記得免得被找麻煩。真紀說得最準確,是一個曾經創辦過自由學校的弘章是兇手,晶子跟由佳的自白裡也提到弘章,而弘章剛好就是麻子的舊情人也就是英未裡的親生爸。

  麻子也在最後敘說了自己跟弘章的一段情,本來她已經要跟弘章結婚了,卻看到弘章的日記裡寫到深愛著另一個女人讓麻子覺得太沒面子了,後來還發現弘章喜歡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好朋友之一也是弘章的好友之一,麻子會認識弘章是透過這女人介紹的,那個好朋友知道弘章要娶麻子了便自殺,還留了一封遺書貌似要寫給弘章的。

  女人自殺時剛好是麻子要過去找她的時候,所以麻子撞見這一幕緊張的要弘章趕緊過來,可是弘章卻遲遲沒過來是因為他發生車禍,喝了酒與人擦撞,而身為教師一但喝酒發生車禍就要被革職。麻子那時候自私的想著弘章以後要找工作很難了,他才不要跟弘章一起吃苦就把女人寫的遺書也帶走離開了弘章的世界遇到了足立跟足立結婚,足立不在乎麻子已有身孕,因為自己是不孕,所以麻子已經有孩子是很好的事,所以就這樣生下了英未理。

  也就是說弘章他並不知道英未理是自己的小孩,而英未理一開始玩遺言遊戲時就是把弘章送給麻子的寶石戒指跟那女人的遺書一起放在盒子裡被弘章看見因此讓弘章知道英未理是麻子的小孩,可能因此對於當初麻子的不告而別心懷仇恨才紗姦殺英未理吧。卻不知道這個竟然是自己女兒,真是有夠悲劇的。

  我是在想真紀口中的補償是否就是只要殺了一個兇手、名為兇手的人就是補償?或者是把自己的人生搞到一團亂也是一種補償?或者是依造他們的個性把當初沒有做的趁現在做。紗英一直都是乖乖女不敢反抗,但她卻敢反抗的殺了丈夫。真紀覺得當時自己最膽小,所以她現在要鼓起勇氣完成關於保護的使命,這些也都算是一種補償?

  這本書應該事要告訴我們你有時候無心的一句話或當下的氣話可能會影響人一生……雖然會認為這四個女孩殺的人都罪有應得,但想想一個平凡正常人就算遇到這些事應該都還不會動念到想要去殺了對方,除非你接受過訓練,否則假設像晶子她哥哥的事好了,如果你看到你哥在猥褻你姪女時的一個反應會是殺了他嗎?

  我想通常是不會吧……除非他要殺了你滅口,但有時候像我們這種市井小民,就算要被殺了也不見得反應得過來會去殺人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KOK 的頭像
OKOK

影。酒。作樂。

OK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