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MV5BNDY2OWQ0OWUtYzcxZi00Mjc2LWFkYWMtMmY4OTQ1Nzg5MjMwL2ltYWdlL2ltYWdlXkEyXkFqcGdeQXVyNzAzMTQxMjA@._V1_.jpg

 

圖片來源:網路

 

內文劇透

 

 

 

  OK。這一部《無中生有》(Out Of Thin Air)是根據冰島1974年的兩起失蹤案所編製的紀錄片,片名之所以取名叫無中生有是因為警方在詢問六個犯人的過程時,以不當的偵查方式導致六個人的記憶出現了他們可能根本沒有過的經歷。

  這讓我想起一件事,我忘記從幾歲開始,我的記憶裡一直都出現過我出過重大創傷,國中以前只要寒暑假我都會去外婆家,因此跟外婆還有舅舅他們算是挺常接觸。一直以來我都記得我小時候有次又去外婆家時,我忘記什麼日子裡我發生了類似像車禍的事故,小舅舅很緊張的抱著頭破血流的我送去醫院,我很害怕的哭著問舅舅要送我去哪?舅舅只是很緊張的跟我說要送我去醫院。

  這記憶一直到我大概26.27歲,我一直想問老媽但是我卻不敢問,因為我覺得如果我真的發生過這種事為什麼老媽從來沒有提起?那她是不是刻意隱瞞?如此一來我很害怕問起,擔心會知道更多不該知道的事。而且在還不知道真相之前所有人都沒跟我提起過,我自己小擔心這好像是整個家族都試圖隱瞞我的事,感覺很詭異,若我真的去觸碰的話萬劫不復怎麼辦?

  但是26.27歲時我夠大了,也快老了,因此也就不會再想那麼多的問起我老媽我小時候是不是有出過重大車禍還被舅舅緊急送醫?我媽不假思索回答我沒有。看起來不像是在騙我,整個就是怡然自得的玩著她的遊戲回答我。我才發現……也許那是我小時候做過的夢,但可能太真實讓還是小朋友的我分不清事實還是夢的就將其列為記憶中了。

  當然要我去想起小時候是在什麼樣的精神狀態下做了這種夢我是絕對不可能記起來的,但我想會有這樣的記憶錯誤發生很可能是因為我小時候太過於好動了,每天都可以玩到很累,也許就是在某一天裡我玩到太累,累到沒意志剛好又做了這樣的夢才會脆弱的輕易被殖為記憶吧。

  某種被夢洗腦了,我的夢真的好邪惡啊。

MV5BZThkYjMwYjAtMGY0Ny00NjY3LTg4OWItYzMxNWE3MzA4NzMwL2ltYWdlL2ltYWdlXkEyXkFqcGdeQXVyNzAzMTQxMjA@._V1_.jpg

  這部紀錄片裡的六個人大概就是這樣吧。他們被懷疑是這兩起失蹤謀殺案的嫌犯,可是一開始調查的時候根本沒有任何證據,然而警方因為遭受到上層跟外界的壓力,因此採用了很不正當的方式去詢問六個犯人,六個人幾乎都被審問上百次,尤其是疑似主謀的薩依法他還被審問了超過150次。

  根據有經驗的專家說他從來沒有看過嫌疑犯被審問這麼多次,這是不合理的,也不合法的。而那些直接認定他們就是兇手的警察會以偏見私下對嫌犯們施行精神虐待,比如不讓薩伊法睡覺、還將薩伊法的頭壓進他最怕的水裡。

  審問時也會一直以鬼打牆的方式盤問犯人們這件事可能是這樣對吧?這件事或許是這樣的對吧?這會搞得人們精神錯亂、神經衰落而落入最脆弱的階段,記憶也開始變得不可靠,容易被混淆。這是一種歇斯底里症狀,也就是說就像有時候我們聽到某一個人的過往,聽著聽著竟然就以為那是我們經歷過的。

  這是千真萬確的,我有一個朋友就這樣。有一次我朋友跟我聊起他之前做飲料店的時候,有一個女客人很誇張的點了一杯仙草奶茶+珍珠+椰果,然後跟店員說:這是我的午餐。我朋友覺得很好笑。但是我聽了整個傻眼,因為……那其實是我的經歷。

  但我也沒戳破他,而他也沒想到這就是我多年前跟他說過的,好像這真的是他所經歷的。也許他真的經歷過,那個女客人搞不好到處去飲料店買她的午餐,但我可以確信那是不可能的。因為我當時工作的飲料店跟我朋友工作的飲料店距離太過於遙遠以外年份也隔了好幾年,除非那個女的公司換到我朋友那邊,不然我想那女的不可能在午休時間特地跑去我朋友那邊買該死的午餐,而當時我朋友也並不在飲料店工作啊。

  所以這種事情就是很妙,搞不好我現在會回想的過往有些可能不是我的也說不定。

  這六個犯人因為受到這樣高壓審問而說著說著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也真的有殺人了?進而的相信自己好像真的殺人了。但是進入監獄裡有幾個開始寫日記聲稱自己不是犯人卻又不曉得如何替自己反駁。後來薩伊法出獄後極力想重新審判這件案子好還給他清白,但是在他死後仍沒有還給他一個公道。

Out-of-Thin-Air_med-880x462.jpg

  是後來有個記者對這案子感興趣而找了另一個嫌犯的女兒,女兒交給記者她父親在獄中寫的日記,記者將日記交給一個擅長查錯誤案件的專家,他們才發現到當時審問的錯誤過程跟漏洞造成六名嫌犯的記憶出現腦補狀態,在現今2013年才還給六個嫌犯一個清白。

  當然這六個嫌犯他們曾經也不是什麼好人,但他們也不是會幹些大事的人,都是幹一些偷竊、販毒以及打架這樣的事進進出出警局,我想這件案子還有一個對他們六個來說的不利之處就是不少警察討厭他們吧。因此就算沒有證據還是認定他們就是犯人而不停的逼供且虐待他們。

  所以這六個人都坐了冤獄,薩伊法坐最久,17年。

  這部會被拍成紀錄片我想是因為冤獄事件其實不少,但這件冤獄的真相最詭異,那麼也就是說至今那兩個失蹤的人還是下落不明,到底是生是死也不知道。

  其實也是滿毛骨悚然的這種心理攻陷戰術,很多事情沒有鬼插手介入也可以搞得像是發生了靈異事件。但是看完這紀錄片就讓我想起了之前看的美國影集心理犯罪裡有引用到一個名人的話,解開了一道謎只是獲得了另一道謎,真相大白讓我們知道這六個人不是犯人,那……兩個失蹤的人到底跑去哪啊啊啊啊!好想知道啊啊啊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KOK 的頭像
OKOK

影。酒。作樂。

OK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