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2272759-3428481019_n.jpg

圖片來源:網路

 

內文劇透

 

片長:2小時10分

電影分級:輔12

 

 

 

  OK。剛看完這部《恐怖鄰人》(Creepy),這是一部跟犯罪心理有關的片,我覺得這部對我來說有點小惋惜的是,它大概就是在演一個心理變態者的事蹟而已,但不會解釋他為什麼變成這樣,我喜歡看殺人的同時也好想知道這些人為什麼要這麼做啊……到底在想什麼真的好想知道啊……

  不過我發現我最近看的跟心理犯罪有關的片子與小說有別於以往我所看的是,現在似乎會比較強調很多連續殺人犯他們可能是天生的,也就是說他們的家庭可能沒出什麼問題、他們的童年也沒過得很慘、腦子也沒有問題,純粹是大自然的邪惡產物就這樣。

  當然那也是因為他們的價值觀跟我們不一樣,而且偏比較極端(常理來判斷的話),也缺乏人類會有的同理心也就是人性,不過除此之外他們都是正常的。啊……這種題材也很有趣,雖然我看這種片通常是想看看兇手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誘發他的殺人因子、剖析了解他的心理狀態,但是這種更異類的心理犯罪者也是極其有趣啊!

  在他們身上是得不到答案的,也許也沒有答案,很純粹的是我們這種人不會去殺人而他們會這樣的單純差別罷了。在他們的價值觀跟道德觀裡或許也當我們是神經病,一種-你們有病嗎!?為什麼不殺人?你還是個人嗎你!你這個有人性的傢伙,真他媽有夠變態的!EW!

  這樣。

14710-1468225053.jpg

  就像故事一開始主角高倉刑警審問的一名連續殺人犯所說的,他有原則也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只不過他的對與錯價值觀可能不會是警察跟大眾所能認同與了解的。不過我覺得這部有點危險,嗑藥嗑太多或酒鬼或最近情傷的人精神可能比較脆弱先不要看好了,不然會被這部片的是非對錯觀念給混淆了。

  高倉是一名犯罪心理分析專家,但是這名罪犯讓他大受挫折,現在就是很愛演心理學家大受打擊的片就是了,像之前我看的影集《沉默的天使》也是。以前我看的很多犯罪心理學相關電影跟小說通常會讓人覺得這些側寫專家好神(就像CSI也好神,但實際上並沒有這麼強大),可是也會帶給一些崇拜者錯誤觀念。

  打比如一些漫畫會把心理學家寫得太過神,光是看一個人的眼神或動作或講話的語調跟用詞方式便可以透析這個人,其實這是一個大大的錯誤觀念!我以前有個朋友他應該就是崇拜心理學家,因此他也看了不少跟心理學方面有關的書,有次在那邊臭蛋說他只要看一個人的眼神跟說話方式就大概了解這個人了。後來我問我一個讀心理學的同學說真的有辦法這樣嗎?我同學說那有點扯……原則上是不可能的。

  因為啊……現在其實也很多實例證實……人心其實是叵測的,也許學者有辦法解析一半,但另一半的真相或許永遠只有犯罪者才知道。我也要再套用之前我看的《臨床實驗》裡頭邁克斯說的話:有些人他就是腦袋不正常而已。

  可是到底誰才是腦袋不正常?如果我們從小就成長在一個沒有那所謂的狗屁愛之下,如果全世界有一半以上的老爸從小就教導我們殺人並沒有錯,只是在法律規範下這是犯罪,那植下的觀念可能就是殺人=犯罪,但是殺人≠錯誤。在這樣的價值觀念種植之下,何謂誰對誰錯咧?而法律所訂製的規範是否就是絕對的是與非呢?

  這部片的兇手我覺得就是類似這樣吧。

  高倉在那名兇手身上遭受到挫折後便不幹刑警跑去當大學教授教導學生犯罪心理學,跟妻子康子搬到新家應該是重新生活。他們拿禮物去拜訪鄰居,先是去敲田中小姐的門,但田中小姐是一個頗冷漠的女人,跟臥病自床的媽媽住一起。後來他們又去敲隔壁西野先生的家,但第一天沒有回應,第二天康子自己再跑去敲西野家遇見了西野先生。

  她覺得西野先生是怪人,而且很沒禮貌。高倉先是安撫妻子,再安慰妻子往好的方面想,至少也許西野會是個好人,因為很多連續殺人犯給人的印象都是和藹可親有禮貌的。

1493272097-2421420381_n.jpg

  我覺得這部應該就是打破舊有刻板印象的連續殺人犯共通點吧。以前的共通點都是連續殺人犯看起來很正常也和藹可親、小時候皆遭受過父母的性侵與虐待、到了12歲都還會尿床(這是因為自律神經方面的失調才會導致他成為一個連續殺人犯,因為這表示他無法控制自己包括情緒)、都殺過小動物。但是我之前看的《外科醫生》跟《沉默的天使》都是在說兇手不見得有過這樣的成長旅程,《外科醫生》的兇手甚至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人了。

  後來有一天高倉在授課時提到連續殺人犯有三種,秩序型、非秩序型跟混合型,前兩者在心理學家與FBI中已經有可測的動機跟行為,只剩下混合型最高深莫測讓人頭痛。教完後無所事事的問起同事這時間教授們都會做些什麼時看到同事正在看一些案件資料,他好奇的過去看,發現到六年前某市一家三口失蹤案被列為凶殺案,他很疑惑不過是失蹤為什麼要列為凶殺案?重點是也沒發現到屍體跟兇手,這是一件還沒破解的案件,而當時的生還者只留下一個女兒本多早紀。

  只不過當時早紀才國二,提供的證詞反反覆覆被警方列為沒有作證能力的人。高倉的同事很好奇這件案子,高倉也是,兩人便前往該地巡查。才走這麼一趟消息便傳開了,他的後輩野上刑警知道高倉有在查案子的前來拜訪他,希望高倉幫忙辦理這件案子。

  於是他們便去找當時的生還者早紀,但早紀卻說她什麼都想不起來了,高倉希望她可以努力回想當時的狀況,沒多久早紀又出現稍稍還原現場說她的確有記起一些事,媽媽總是會跟一個神秘男子通電話、爸爸也會、而一向乖巧的哥哥某陣子都會很晚回家身上還有酒味,早紀懷疑哥哥是被某個人帶去喝酒,而這個人都很有可能是那個神秘男子。但是早紀每次說完後又會反舌根的說也許那只是她的幻想,但高倉覺得這是一個頗重要的線索,因為當時早紀並沒有把這件事說給警方聽,因此某個神秘男子的嫌疑很大。

  這段期間西野也慢慢的在攻陷康子,他一步一步的接近康子貌似要色誘康子,其實是一點一滴的在攻陷瓦解康子的心理,但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呢?可能要問漢尼拔或沢木晃(BY 感應少年)了。反正這種智慧型心理犯罪者都很會。

  後來早紀又出現提供一個線索說也許她看過那個神秘男子,可是她想不起來他的臉,她只記得對方由下往上看她。野上聽了說意思就是女上男下姿勢囉你位在高處囉?早紀若有所思的說是在房間看到的……高倉跟野上便聯想到那很有可能是隔壁鄰居而查一下當時早紀家住的隔壁鄰居,發現是一名叫水田的男人。

  然而早紀又說那搞不好是自己的幻覺,而他們家沒在跟鄰居來往,所以她連隔壁家姓什麼都不知道。高倉他們查到水田家現在是空屋,但野上又進一步查到在九年前水田就失業很久了,但可能資料還顯示他有些什麼活動或從事什麼行業吧。讓高倉跟野上發現到所以有人假扮水田?搞不好就是那個神秘男子!

Creepy-10.jpg

  於是野上前往那間空屋查看,意外發現到五具真空包裝的乾屍,其中三具便是早紀的一家人,另外兩具是水田夫婦。所以那個神秘男子到底是誰?

  後來有天西野的國中女兒澪攔住高倉,一臉緊張害怕的告訴高倉說家裡的那個男人根本不是她爸爸,他是個陌生人。但是高倉見父女倆的互動還有澪總是神情怪異可能以為她在中二病發而不放在心上,卻查覺到康子的怪異跟與西野先生的詭異互動而叫野上幫查一下西野這號人物。

  野上查過以後發現到有疑惑的前往拜訪西野,驚覺自己查到的西野照片跟眼前這個西野完全不同人,於是他就被殺了。劇情也開始演出真相,假扮西野的男子把西野夫婦關在密室裡,真正的西野已經被套進袋子裡真空包裝死了,西野妻子則還活著,假西野都用藥物控制著他們包括康子。但是假西野高明的地方在他不會親自下手,而他的原則跟喜好是把原始家族的女兒留著來幫他殺人以及替女主人注射藥物加以控制跟洗腦。

  他的觀念著實會讓人滿難以理解,好比他要澪殺了女主人,可是澪遲遲下不了手,他看了不耐煩只好奪過槍斃了女主人,卻很生氣的跟澪說些你為什麼要害我犯罪?這一切都是你的錯。

  講得就是他並不想殺人,澪幹嘛逼他殺人,澪應該要懂得處理這種事的殺掉她母親才對啊!不然會害到他。

  哈哈!我覺得這樣的心理狀態跟價值觀念實在是很有趣耶!真的會讓恐懼到極點導致心靈變得脆弱的人開始分辨不清楚到底是你錯還是我錯,殺了人是我的錯、但不殺人又好像也是我的錯。而搞得我還害了你殺人,真的是很抱歉吶……我連這點事都做不好,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後來高倉發現到真相了,他又以心理分析家的姿態認為自己了解兇手的心理狀態而說些兇手帶著病真可悲,然而你只是個膽小鬼連殺人都不敢的話試圖攻陷對方,結果卻被暗算的注射藥物,倒下時兇手還對他說了一句神經病,噗。

  這是一種心理攻陷戰術,有時候會讓兇手憤怒、但有時候會讓兇手軟弱。在以前很多這種片子當中,因為殺人魔的共通點都是小時受過創傷,所以面對他的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他的創傷說出來,比如像《外科醫生》裡的兇手是一名性無能者,唯有透過殺人才有辦法勃起,所以女主角便拿這點攻擊他說些他是一個很沒用的傢伙,看到女人也勃起不了無法FUCK女人的廢渣而讓兇手聽了受傷又憤怒因此可以趁機阻止他下手。

14668497104ew_1.jpg

  那有些可能會軟弱的哭了出來沒頭沒腦陷入混亂精神狀態的說些媽媽對不起、我是壞孩子、我不敢再做錯事了……趁他陷入創傷回憶裡痛苦掙扎時阻止他殺人。

  但最可怕的就是漢尼拔型了吧。他們其實不痛不癢也可能根本沒遇過什麼創傷,他們純粹喜歡殺人而已。也或者他們早就可以跟自己所受的創傷和平共處,有過的不幸遭遇已經不會影響到他們的情緒跟思考,更或者是他們有辦法剖析自己的心理狀態知道自己如何成為一個怪物,然而他們可能很樂意當個怪物。

  而他們懂心理分析家那一套,就像《沉默的天使》裡面的波士頓屠夫,假裝自己真的被心理學家說中而痛哭失聲,搞得他其實也是一個受害者,但其實那只是演的而已,這點我覺得有趣在這反其治的讓心理分析家卸下戒心讓兇手有機可趁了。

  不過我覺得現在有不少這種題材似乎是想要告訴大家(或心理學家)心理學家沒有這麼神,而心理學家可能也別太自以為,但是也沒有不可以參考的地方(不過心理學本來就是邊緣醫學,爭議還是很大還不夠科學)因為後來高倉也是有抓住兇手的弱點成功殺死了兇手。就像《沉默的天使》跟《外科醫生》他們的側寫起碼也是有說中一半,或三分之一,不到完全不可考,但不會像以往這種題材每一個兇手特質跟行為都被側寫家說中。

  面對這種智慧型的殺人犯,還有顛覆殺人犯傳統模式的兇手時……腦筋可能要一直不停的轉彎再轉彎、層層跳脫舊有的框架與常理了……但就算是像這部混合型的兇手他們還是有跡可循,畢竟他們含括了秩序型,他們確實還是會有一定的模式,但是是屬於他們自己的個人風格,不是跟其他殺人犯會有的共通點。

  心理學真的是很有趣吶。就算最近看的這些片都會洗一下心理學家的臉,但我還是很喜歡犯罪心理學題材吶。而我想早紀的遭遇應該跟澪一樣吧。我猜她應該是有PTSD所以才會忘記兇手的臉跟當時的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KOK 的頭像
OKOK

影。酒。作樂。

OK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