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ve-of-the-fireflies-hotaru-no-haka_59471378883129-e1483208282292.jpg

圖片來源:網路

 

內文劇透

 

片長:1小時30分

電影分級:普遍級

 

 

 

 

 

  OK。終於我還是鼓起勇氣又看了一次《螢火蟲之墓》(火垂るの墓),小時候看過很多次,長大才驚覺這是一部很沉重的悲劇,因此也就沒有再去看,細節也忘得差不多。我不是一個無法接受悲劇的人,只是戰爭總是讓我……(擦淚

  小時候會看那麼多次可能是因為看他們吃東西很好吃吧……就像看龍貓的時候那個妹妹在吃小黃瓜感覺很清涼又脆,所以長大對龍貓還有螢火蟲之墓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們在吃東西……

  長大再看一次能夠感受到小時候無法感受到的細節情緒跟情感,但還是覺得他們吃東西時看起來都好好吃,不過跟小時候的覺得好吃感觸就不一樣了,現在是因為彷彿可以感同身受般的體會他們有多需要食物而覺得米粒粒皆珍貴,連我這個不愛吃米的人看到他們伯母在倒米時也跟著覺得閃閃發光。

  一開頭就講跟吃的有關是因為我覺得這部片(或者是戰爭時期、環境惡化時)食物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東西,它是我們可以生存下去的最大能源,否則再怎麼會幹架也活不下去。然後這時候我就要來倡導一下別浪費食物嗎?也沒有,愛浪費的就去浪費吧。反正到最後我們終究會自食惡果。

 

222.png

↑裡面有出現一幕清太正在看的雜誌《主婦之友》,我很無聊的去查了一下昭和19年三月號的《主婦之友》雜誌。

 

20140313114606e58.jpg

↑對,清太看的就是這一本。

 

  這雜誌是日本出版界歷史最久的出版社之一,創於1903年,截至2012年,創辦人是一對夫婦羽仁吉一跟妻子松崗元子。清太看的這時期剛好是主婦之友雜誌社他們在倡導宣傳培養女兵的時刻,不過,早在這之前松崗元子就是日本最早提倡女子專業教育的思想家。有興趣看他們的歷史可以到這裡

  故事背景是在昭和19年(1945)的二戰時期,是作者野坂昭如的半自傳。故事一開頭就讓我們知道這對兄妹歸位了,哥哥清太坐在火車站內等死,一名站務人員在他身上發現到一罐有名的水果糖,丟出去時蓋子蹦開灑出來的白色粉末讓我們知道那是他妹妹的骨灰。

  有關於水果罐裝骨灰這件事,我現在才明白耶!雖然結尾清太有說明他把妹妹節子的骨灰裝進水果糖罐裡,但我想我小時候應該沒特別去注意這句話(我想我連骨灰是什麼都不知道),所以當我看到那骨灰時猛然有一道閃電劈過我的腦海,難道那是!?(哭

fireflies-bd1.png

  劇情便開始倒述了,自兄妹倆的母親沒能逃過又一次的空襲後,兩兄妹開始顛沛流離。他們先投住在伯母家,一開始感覺還很穩定,但是慢慢的伯母對於兩人開始刻薄起來,暗指在這非常時期家裡還要多養兩張嘴,清太又不去加入互助會好多點配給只會遊手好閒,兄妹倆便決定搬出去到荒廢的防空洞裡居住。

  其實伯母從一開始講話就挺酸的啊。清太的父親是海軍高官,可想而知在戰 前他們家是挺富裕的,現在落得無家可歸要變賣一些東西去換米時,伯母就已經在講些不愧是海軍軍官的家,用的東西都這麼奢侈這種話,當然我知道身為窮困的老百姓總是會對這種差別感到不平衡,我也知道因為戰爭時期所以伯母不得不說出這麼現實的話。

  但我真希望我可以像小時候一樣無法體會伯母的心情一味的討厭她就好,心情就簡單多了。

20170429000008_65.jpg

  兄妹倆住進防空洞裡一開始是很不錯,但可想而知這種日子哪能好多久?食物這麼少導致節子營養不良(暗黑秘密:據網友推測節子不是死於營養不良,而是化學感染,因為當時也有不少工廠被炸毀,天空又飛舞瀰漫著很多炸藥跟化學物品的灰燼,有一幕是這灰燼飄進節子眼睛裡,推測應該就是這時被感染),清太為了挣得食物不得不鋌而走險的趁火打劫、偷農作物。

  看到清太偷甘蔗那一幕被逮到而被揍得很慘時真的是讓人難過。後來節子的病越來越嚴重,清太只好把母親銀行裡最後的三千元全領出來要買些營養的東西給妹妹吃,卻在銀行裡得知到日本無條件投降、自己父親可能早已經死亡的消息。

  傷心絕望之餘,清太還是要快點買食物回家給妹妹吃,但是當他餵節子一口西瓜,節子說很好吃並對清太說了一句謝謝後就走了,清太抱著妹妹的屍體一整晚,看到這一幕我一直在想一句話:終於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如果我是清太的話,一路走到這一地步,我應該只會想著這一句話吧。但不是很開心歡呼!

d2eede27-5845-9703-7ef9-1d2d5d547a78.png

  後來他把節子火化,將骨灰裝進水果罐裡,接下來他何去何從我們大概就可以知道了。最後是清太跟節子的靈魂坐在山上看著現代繁榮的大日本,我覺得這一幕真的很狡詐,那只是加深了一份孤獨沉重感。

  沒有數以萬計的無辜百姓跟軍人血流成河,繁華都市怎麼建造起來的?

  不過作者說他的用意不是宣揚反戰或者是緬懷過去,他是要警惕世下年輕人去做個反思。用兄妹來當主角我覺得很陰險,因為我也有個弟弟,而且是感情很好的弟弟,整場下來我一直在想著換成是我跟老弟遇到咧?可是幸好我弟只小我三歲,所以我們應該可以一起去趁火打劫……我跟他應該就不必有其中一個得特別辛苦點照顧年幼的弟妹了……

  我突然想起我14歲那一年剛好是921地震,我當時真的是嚇到六神無主什麼事都無法做。但清太也14歲。嗯……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KOK 的頭像
OKOK

影。酒。作樂。

OK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