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2015010601.jpg

圖片來源:網路

 

內文劇透

 

 

 

 

  文超長,有耐心看完的可以去看這部片了。

 

  OK。講一下當時冷冷的夜裡看這部得到金棕櫚獎的土耳其片《冬日甦醒》(Winter Sleep),繼上一部得到金棕櫚獎的長片《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該片挑戰196分鐘,看到我眼睛都花了。那這次我一次看完還算是有耐心耶。也不是耐心,只是藍色我會花了三次看完是因為我對愛情片就還好,儘管藍色不會只是在演情情愛愛,可是我比較喜歡看人生百態。

  很多劇情片大多都是以一個地區為世界縮影來講述各式各樣的觀點、事件,這部片也是,整部片就是發生在安納托利亞中部的一間小旅館裡。男主角艾登是一名退休的演員,承接下旅館老闆跟包租公的身分後開始寫作並且過著悠閒的日子,他有個專欄,專門是在批評社會時事,什麼議題他都會扯到一些。他有一個年輕的妻子妮荷是在從事慈善工作,然後也跟離婚沒多久整天無所事事的姊姊奈霞住一起。

  日子突然有了一陣小混亂是從一個小男孩拿石頭丟他車窗戶開始的,那個小男孩是他房下一名租客的兒子,因為家裡付不出房租而不滿房東找討債者來收押家裡東西所以幹了幼稚無知的行為,艾登的旅館掌櫃希達便跑去小男孩家理論一番。那當然就是找男孩的老子出面處理這件事了,男孩的老子伊斯麥因為坐過牢所以找不到工作,而他會坐牢是因為之前村裡幾個小混混偷他老婆的內褲還嘲笑他,因此他不爽的捅了對方一刀。

  我很想說一下雖然伊斯麥讓人同情,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而人衰的話喝涼水也塞牙縫。他因此很難找到工作實在是很悲哀,可是我個人覺得你也不能怪房東跟你討房租,欠了幾個月的房租不給,艾登找律師是很正常的事啊。雖然還找了討債者去收押你們家東西是很殘忍,畢竟你也不是不願意不工作並且坐牢,於情上或許房東真的該體諒你的處境,但是於理上房東的處境呢?個人覺得伊斯麥不滿意房東找人來收押自家東西的反應跟行為很沒理性,聽到兒子拿石頭丟房東車窗戶就拿手去搥自家窗戶玻璃無賴流氓的說這樣可以抵掉車窗戶的賠償吧?整個讓我……

 

2875_1588685.jpg

 

  因為這件事情,奈霞便跟艾登聊起有關與反抗罪惡這件事。奈霞的觀點是,如果我們不要反抗罪惡、暴力,也許暴力就會因此而消失。比如說你老公會打你,但你不要反抗的去選擇容忍甚至原諒,那麼你老公將會感到羞愧。這觀點妮荷也滿同意,可是艾登整個無法接受,他覺得這是姑息或者是壯大犯罪與暴力,難道猶太人通通自發自動的領號碼牌去集中營,希特勒就會改觀的認為反正他們自己就會來被我毒死,我也不需要白費力氣去殺害他們了嗎?不會啊。可是妮荷跟奈霞卻覺得你為什麼要這樣想?你為什麼都要這樣想!為什麼不試著這樣做看看?就要艾登以包容的方式去面對那個繳不出錢來的房客,也許他們就會感到羞愧的拚老命想法子賺錢付房租了。

  我個人覺得兩個神經病女人,這種事情要看狀況吧。哪能夠每件事都是以這種方式去回應?雖然我覺得沒有誰對誰錯,但我個人還是比較傾向艾登的想法。

  劇情又演到奈霞跟妮荷聊起這件事,奈霞先說了一下請來的新女傭真是讓她頭痛,竟然把她最愛的兩個杯子丟進洗碗機洗所以破掉,想也知道那不能這樣子洗,所以她想要扣女傭的薪水。妮荷跟她說你有你的道理,但我覺得沒必要做到扣女傭薪水,但是你也沒有錯,所以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奈霞想一想就覺得妮荷的想法比較正確,於是就聊到前夫奈瑟的事,說奈瑟本來就有酗酒沒錯,但自從跟她離婚後就酗酒得更嚴重。她想著自己是不是也有錯?又或者是說自己就是有錯的,她不應該離開奈瑟。妮荷便不太能認同這想法,覺得你哪裡錯了?你離開奈瑟是正常的啊。奈霞便講到有關於不要反抗罪惡這件事,也許她原諒奈瑟,奈瑟總有一天會感到羞愧的就戒酒之類。妮荷就說你是連續劇看太多了嗎?當然你真的要這麼做誰也無法阻止你。

  對於妮荷不是很認同的說法讓奈霞聽了有點不爽,說有時候覺得就是因為有妮荷跟艾登才會讓她更進一步認為離開奈威是錯的。

  在這裡我就嗯?了一下,那個妮荷頭先不是挺贊同奈霞不要反抗罪惡這個觀點嗎?而且奈霞講得好像很偉大,但女傭打破她的杯子就不爽了。所以說嘛。這種事情就是要看狀況啊。哪能每件事都是以這種方式在處理解決罪惡跟暴力的。而且我覺得人都這樣,叫別人做什麼事情時都可以講得很偉大,好像這種事情這麼簡單你為什麼辦不到?比如別人被潑屎你就會說就寬容他吧。寬容是美德你為什麼一點美德也沒有?他媽的等到自己被人亂潑屎就會告對方告到底,甚至不告到死不罷休,就是要對方悽悽慘慘戚戚,這時候你跟他講什麼包容是美德他還會反嘴我被潑屎耶!別人身上被潑的屎都不是屎。

  還有就是人類本來就是不客觀的生物,我們有一套客觀的想法跟觀點,但每每遇到明明是同樣一件事卻會以各種主觀的方式去回應處理。有時候我在想根本沒有客觀這種東西,至少在人類的思脈中沒有。

  再來就演到奈霞跟艾登講起艾登的專欄,或許也因為早一點不爽妮荷的話因此奈霞晚上對艾登講話就犀利了點。她認為艾登不過是一個滿嘴仁義道德的傢伙,艾登有一篇是在批評宗教人士,可是她覺得艾登憑什麼批評?艾登甚至連清真寺都沒踏上過一步。她覺得艾登不應該很多事情沒有自身親臨就以個人觀點的看不滿或加以抨擊。也叫艾登要實際一點。這點我是覺得她沒說錯啦。但艾登認為奈霞沒資格跟他談什麼叫做實際,奈霞整天無所事事都不知道自己要幹嘛,他至少還是有在工作。奈霞認為工作的定義見仁見智,有些工作是思考,意思就是在說自己一直都在思考,艾登聽了只是滿叱之以鼻。

  這一段演滿長的,應該有五至八分鐘都是在演他們姊弟倆在為各自的觀點爭辯,讓我想起今晚誰當家這部片,整部片是兩對夫妻一個小時半都在屋子裡爭吵-這部片很好看!

下載.jpg

 

  看到這裡我是覺得每個人的信仰不同嘛。觀念想法也不同,對每件事情的定義確實也都見仁見智。可是我覺得我們人多數都是無法接受被批評與指責的生物,倒是都很知道怎麼去批評指責別人!有時候我想,覺得別人自命清高的傢伙也是自命清高者,覺得別人虛偽的傢伙自己也是一個偽善者,社會架構與體系差不多都是如此吧。

  再來就演到艾登小插手了妮荷的慈善事業讓妮荷挺不爽,妮荷覺得你從來都不會關心這件事,現在是關心個屁?而且她一直都覺得艾登是一個很愛批評他人、懷疑他人且憤世嫉俗的自大狂,兩人在這裡也爭吵滿久,大概也是有快五分鐘。

  這一段看了我胸口悶……我覺得妮荷評判艾登的地方都好像在說我……雖然我不是一個高知識分子,但是妮荷說艾登是一個憤世嫉俗又極端的人,他討厭大家,討厭有信仰的人迷信也討厭沒信仰的人渺茫、討厭老人思想保守也討厭小孩我行我素不懂規矩,整個都是我也討厭的原因啊!所以妮荷很討厭艾登這些缺點,原來我也這麼討人厭。不過我早就知道我討人厭了,啊哈哈哈哈!

  可是我又覺得這一段的艾登也沒錯啊。他也只是關心一下妮荷的事業怕妮荷還太年輕所以被騙,畢竟慈善事業這種工作是有滿大風險的,妮荷跟的人到底是不是一個正派人士很難說,尤其他們又是以募款方式在做善事,如果他跟的那個人不夠正派妮荷也會連帶捲入詐騙事件敗壞名聲,提醒叮嚀你一下也不行喔。但妮荷就覺得對啦對啦你最厲害,都只會懷疑別人的能力跟道德,又說通常整天嘴巴上掛著良知道德的人都是懦夫,也是一個不會身體力行的人,至少自己不談這個但有真正的去做。

  事實上妮荷說得也沒錯,艾登確實是一個像奈霞說的那種會嫌人家鞋子髒、嫌人家家裡亂,可是自己可能是一個也會腳臭並且從沒打掃過家裡的男人。而他對於做善事這件事其實並不太感興趣,可能只是做個樣子。可是我個人認為這要看,後面有演到他本來要去伊斯坦堡發表他的小說,但後來他改變想法沒有去的跑去找好兄弟,順便把跟妮荷一起做善事的傢伙李文(不是COCO)找來聊天,李文就聊到人們對於自己做慈善事業的負面評論感到些許憤怒,便舉了一個例子扯到艾登身上,說之前地震艾登的旅館沒有收容那些難民難道就是錯的嗎?

  艾登聽了便有點刺耳也不等李文說完就說幹嘛說這個?現在是在暗示什麼?李文就說沒有暗示,他只是舉例說明有些事情沒有做不表示如大家想的那樣是不是偽善者啊?或者是假仁假義。艾登就說他不收那些難民是因為他要讓那些國外來救援的人居住,不然那些人都沒地方睡冷死或累死那誰來救援?李文說他知道,他只是舉例,但就是不會有人這樣想,認為你幹嘛不收容難民是個沒良心並且只知道唯利是圖的旅館老闆,這種人是真的存在。可是艾登就是不爽幹嘛舉這個例子,聽了就美送。

  這就是我說做善事要看的地方了,也不是每個有錢人都一定要把每件善事都做足,也不是說對於小孩子餓不餓這件事不關心而跑去關心動物們餓不餓是一種偽善。每個人想要關心以及想投身從善的人事物不同嘛。當然艾登是敷衍了點,就是一種我至少有捐錢,但有時候捐錢不表示真的關心,可是我個人也是覺得至少他有捐錢就好了。而就算他不是真的發自內心去關心妮荷的慈善事業,但說真的……多的是這種人在慈善機構裡工作……

eaf1ac18dd9b6eb9.png

 

  後來演到妮荷拿了一筆錢去給繳不出房租的那戶人家,伊斯麥看到那筆錢便數落嘲諷妮荷一番,當著妮荷的面說這些錢一部分是付給為了討好你們而卑躬屈膝的弟弟、一部分是為了求你們原諒而不得不低聲下氣去親吻你先生的手的兒子……就對妮荷烙狠話說像我這樣的賤民是不會懂得感恩的,最後就把那筆錢往火爐裡丟然後含著淚水看著妮荷,妮荷看到大驚失色的就哭著回家了。

  演到這段心情真複雜吶。善意這種心意到底要怎麼說呢?有時候我覺得,有些善意是多餘的。人家是有說需要你同情跟關懷嗎?誰屑你的憐憫。

  最後就是演艾登不想去伊斯坦堡了,他突然覺得那本小說不重要了,他只想回到妮荷身邊。就突然的又改變想法覺得很多本來他覺得重要的事情已經不重要了,本來不重要的事情反而變得挺重要。

  噢靠北我寫好長。畢竟這部有三個多小時,其實還有很多細節我沒講到。只是看了以後覺得人生的意義在哪?所追求的到底又是什麼?人的想法總是一直在變,常常別說別人搞不懂你,超多時候我們也對自己捉摸不清,很多時候根本比風雨更難測。明明望高寮看來看去就是那樣,但你可能每一次去都會有了新的想法。而且人跟人之間到底要怎麼和平共處?又什麼才是真理、講道理?是非對錯、道德良知與公平的尺度又要怎麼衡量?這部片帶出很多繁雜的思考,難怪會得獎。

  我只能說每個人都有缺陷,而不管是跟別人相處還是跟自己相處甚至是跟整個世界相處都是一門超大的學問。我們做人還是閉嘴為上道,乖乖宅在家看影片玩電動就好。別問國家為你做了什麼,問你為國家做了什麼。別丟妓女石頭,我們沒當妓女也很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KOK 的頭像
OKOK

影。酒。作樂。

OK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