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czo0NDoiU0RHSVgzZnNacDZxZ2JVdlcwOENpUVVTcUtxL29CWXpUMFhCWmNCdXoxOD0iOw==.jpg

圖片來源:網路

 

片長:1小時50分

電影分級:輔15

 

 

 

 

  OK。昨天看完這部《月光下的藍色少年》(Moonlight),MOD是翻譯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然後香港是翻譯月亮喜歡藍!?為什麼?香港人。好吧。月亮喜歡什麼顏色不重要,但它應該喜歡GAY。我不是很喜歡看GAY片(男GAY女GAY都一樣,因為通常都是愛情),不過我喜歡看類似這種的同志片,就像凱特布蘭琪演的《因為愛你》我也覺得好好看,不單單只是在那邊情情愛愛、你儂我儂、去你媽的閃邊去閃。

  這部也是由A24發行的,所以可能會稍嫌沉悶一點,因此如果產生疑惑的話可能要靠自己去靜坐好好思考的轉換立場,影片是不會給你解答的。這部應該比較算是在講主角夏隆的人生,而之所以會翻譯成這片名是因為他的恩人璜跟他說過有一個老婆婆曾經跟璜說過黑人站在月光下的時候皮膚會呈現藍色的。

  黑人皮膚在月光下變藍色跟這部片是沒啥關聯的,只是導演要增加這部片的詩意~可是起碼我覺得挺成功的,但因為是失憶~所以挺難形容那種感覺的,至少當看完全部,最後是年幼的夏隆站在海邊的月光下轉過頭來,全身呈現藍色時,讓我看了挺感動。但不是開心的感動,是一種……You are so……beautiful to me~

  而且這是真的嗎?那個黑卡底的男孩站在月光下真的變藍色耶!但是要夠黑亮,不夠黑亮的恐怕還沒這效果。雖然是一部打著同志片的名號,但裡頭多是在講述夏隆的成長過程與心境轉換,儘管我喜歡他跟好朋友凱文產生感情的安排,但說真的有點太突然了= =看著看著就親下去了一點預兆都沒有,我是覺得這部分應該要再多刻劃點,但也不要刻劃過多會讓我看了打呵欠(我看愛情片通常都想睡)

  裡面還有出現一個女角色本名賈奈兒夢內(Janelle Monáe),她是一個泛性戀者,曾經也跟Fun樂團合唱過我超愛的一首歌叫《We Are Young》。難怪我就覺得她超級眼熟!

 

 

這是她另一首歌。我一直都覺得她長得很妙……她的皮膚緊緻到像假臉,可能我看慣了外國人怎樣都會有皺紋,起碼再怎麼年輕都會有抬頭紋,她完全沒有(應該也不是拉皮吧)

 

※以下劇透

 

  內容在說璜是一個藥頭,某天他去毒窟附近關心一下手下時巧遇到夏隆被幾個男生追著打,夏隆躲到一個空屋好讓那些欺負他的男孩子逮不到他。後來那些男孩走了,璜出現在屋子裡打算帶夏隆回家,但是夏隆一句話都不說,莫名璜就是喜歡這孩子(莫名我就喜歡你~深深的愛上你~)可能因為跟自己有點像吧。儘管影片內容並沒有提到太多璜的過去,但是大概讓我們知道他跟夏隆有點大同小異,同樣都是在年幼時個子很小,我猜應該都是有被欺負,然後跟媽媽的關係也是不好但應該還是很愛媽媽。

  璜雖然是藥頭,但他其實是一個柔情鐵漢,而他雖然跟夏隆說過總有一天你要自己決定成為什麼樣的人,不要讓別人來決定你。不過我想夏隆還是受了他的影響很大的在成年後算是步上了他的後塵吧。只不過璜應該不是GAY。

  夏隆什麼都不說,璜只好先帶他回自己家看可不可以由女朋友泰瑞莎引誘夏隆說話,然後這就是夏隆的個性,即便他長大成年也當了一個藥頭、硬漢派,他還是不愛講話又陰鬱,也是一個柔情鐵漢。

  夏隆除了個性是比較壓抑型的以外,他的父母離異,母親又交了感覺不三不四的男朋友,因此母親跟他的關係既親近又疏遠,而母親又染上了毒癮,買的剛好是璜賣的毒,璜發現到本來想阻止,但是夏隆的母親一副就是不要以為我兒子喜歡你,你就有權管這麼多事蛤!老娘的人生還是老娘的!怎樣我就是要吸~

1506661839-4cd9fc1a66a89366827cd0b23501ef5d.jpg

  後來有一天夏隆被母親罵,因此跑去找璜跟泰瑞莎,他問璜什麼是娘砲?可能是在學校被這樣罵。璜跟他說這通常是拿來罵同性戀的歧視字眼。夏隆便問那自己是同性戀嗎?是娘砲嗎?璜跟他說就算你是同性戀也不會是個娘砲,而且你還是不是同性戀這種事對你來說還太早,等你年紀夠大就會知道了。隨後又透漏自己賣藥給夏隆的母親,夏隆知道後便離開了。

  感覺是有在責怪璜讓璜也很自責的想哭,不過我想夏隆應該沒有怪罪璜太多,因為一直到他長大都有繼續跟璜及泰瑞莎來往,只是當他到了青少年時期,璜就這樣被一句話帶過的說他死了,沒解釋他為什麼死,但也許也不用解釋,反正就是死了啦!

  青少年時期的璜還是一樣老被不良少年找碴,而他媽毒癮還是一樣嚴重,總會發神經還跟夏隆要錢,因為他媽知道泰瑞莎肯定會給夏隆錢。但是他老媽嗆他自己才是夏隆真正的老媽,泰瑞莎不過是他辦家家酒的媽,那婊子終究不是夏隆的媽!幹嘛不直接去嗆泰瑞莎?

  於是少年因為種種幹事覺得無奈的跑去海邊遇到了好友凱文,凱文一直都是鼓勵他的人,但凱文不是邊緣人,他在學校算是小有地位。可是這一切都是他為了迎合他人的期待而做出來的,根本不是他自己。兩人坐在海邊講著一些吹著風的感想,凱文說有時候這風舒服到會讓人想哭。

  夏隆聽到問凱文會哭嗎?凱文一副就是逞強的說自己才不會哭,便問夏隆會哭嗎?夏隆說自己常常哭到有時候覺得自己已經化為淚水了。他為任何事哭,而他一直想做一些事,可是又覺得做那些事沒道理。凱文跟他說我不覺得沒道理。兩人就這樣互相凝視著,然後就接吻。

20170309-陳穎-月光下的藍色男孩_p3.jpg

  凱文為什麼就這樣對夏隆動情是因為我想……他一直都已不知名原因的把夏隆當朋友是因為也許在他內心深處覺得夏隆很做自己。也可能他覺得反而這樣老是被排擠霸凌的夏隆很特別吧。儘管夏隆老是被欺負感覺很懦弱,但你可以感受得到他的內心是有一份堅毅的,他從來沒有躲起來-頂多就是被追殺有躲一下-他終究還是會來面對。

  而且也感受得到他一直在忍,他並非弱者,只是有時候給我們感覺懦弱的人好像很膽小,其實不是,他們只是愛好和平與善良,可惜人善就是要被人騎。而夏隆會對凱文動心我想就是因為凱文總無條件的支持鼓勵他並把他當朋友吧。雖然凱文有點無厘頭,感覺也是正值精蟲衝腦、大麻吸到ㄎ一ㄤ掉的青少年,但其實他有一種渾然天成的開朗與瀟灑。他並不是真的ㄎ一ㄤ掉了。

  後來找夏隆碴的泰瑞有一天午餐跑去找凱文,跟凱文聊起小時候的事,說他們有玩過一個遊戲叫打到他趴。凱文想起來那個遊戲,由泰瑞負責指名,指名到誰由凱文去扁對方,責任則由泰瑞承擔。泰瑞說他想要再玩一次這遊戲,凱文一臉就是不太願意,可是為了好好生存他沒有拒絕,讓我們可想而知泰瑞指名的就是夏隆。

  凱文也只好真的揍夏隆,但這遊戲是只要對方倒地不起就不可以再動手,夏隆卻固執的一直站起來讓凱文更焦慮又難受的叫他不要再站起來!就趴下就好了!這一段看了讓人挺難過的,青少年過得真辛苦吶。原來各國的青少年都過得很辛苦嘛!為了在學校生存都得做出不是自己想做的事,就是怕被霸凌。那我待的學校還滿單純的。

  最後凱文又揍他一拳,夏隆不支倒地,泰瑞跟其他人推開凱文過去圍毆夏隆,凱文只能在旁無能為力的看著自己的好朋友被痛扁。後來是老師之類的人出現解危,其中一個像輔導老師或主任的女老師希望夏隆提出告訴,否則只會一直縱容歪風,但是夏隆不要,老師覺得幹嘛不要?普通人都馬會提出告訴了。夏隆哭著說你不了解!

  可能這麼一來會連帶凱文也有罪,所以他不想這麼做吧。我怎麼可以讓我心愛的男人被帶去派出所呢?我絕對不會允許這種事的。而且我男人是被逼的,所以他媽的我自己去報仇血恨!有了我男人我什麼都敢了!所以夏隆便去學校,拿起椅子趁泰瑞不注意用力往他的頭敲下去讓泰瑞暈倒,夏隆就被警察抓去關了。被壓頭帶進警車裡他看了凱文最後一面,凱文也是一臉憂心忡忡並難以置信的看著夏隆被載走,這一幕真是讓人看了心酸酸。

czo2NDoiYU1pcDBLUDh5QXpLZ2ZqdjVJYVpuZWVwS0EyT054ZjFGTkJ1OWs5RURZUHorTXhlWTZ2ZlltWUkyN1RLN2lkWiI7.jpg

  這麼一分離就分離我猜起碼十幾年過去了,夏隆成為一個硬漢藥頭,但是風格調調跟璜差不多,也並沒有真的那麼壞,只是為了生存,還有不想再讓人欺負了。而他跟老木的關係還是很疏遠,老木希望看到他,但他遲遲沒有回去。

  直到有一天電話又響起,他以為是老木,接起來說他會找天回去看她的,想不到打來的是凱文。凱文為高中時期發生的事向他道歉,也說自己發生差不多的事被關過,但在牢房裡獄方派他去顧伙房的讓他愛上料理,所以他現在在一間小餐館當廚師。

  他想到了夏隆是因為有天他看到一個客人跟夏隆很像,而他們餐館裡有Jukebox Hero~那個客人點了一首歌讓凱文想見夏隆一面,希望夏隆哪天可以找時間過來,他會放那首歌給夏隆聽,夏隆就會懂了。

  夏隆於是先去找老木,老木變得很落魄在一個地方當清潔工之類的,應該也是把毒戒掉了。老木就說些她真的很愛夏隆,是夏隆不愛她了,但是夏隆會不愛她都因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讓夏隆不愛她了,但她希望夏隆可以知道自己一直都是愛著夏隆。夏隆難過又感動的哭了還跟老木抱一起,其實看了真的覺得夏隆很讓人心疼他一切遭遇。

  這世界上最該給他愛的人一直到現在才給他,雖然我不曉得他有沒有等這句話很久了,可是我是他的話聽到這番話真是糾結。但你又恨不了你老媽……從這裡也可以讓我們看見夏隆的心真的很柔軟,但也很強壯。他只是外型變很多,可是他的靈魂一直都沒有變。事實上他一直都是真正的硬漢,把所有不愉快都扛在肩膀上不讓人幫忙,縱使他感到害怕、迷惘也是自己一個人面對、化解。把我的悲傷留給自己~

movie_016180_207629.jpg

很像五角= =

 

  之後他又去找凱文,凱文不敢相信他變得這麼多。不過兩人再見面時那種情感的交流有點隱晦生澀,雖然他們都沒有提起那段過往,但總給我感覺他們之間有份曖昧氛圍。而且夏隆在凱文面前顯得很羞澀靦腆其實還滿可愛的,哈哈。

  凱文有了一個兒子,不過他跟老婆已經離婚了,因為有了小凱文讓凱文懂得滿足於現在的生活。他覺得現在的自己雖然賺的錢不多又有點小落魄似的,但起碼他很做自己不需要再迎合他人的期待。問起夏隆這幾年在幹嘛?夏隆跟他坦承自己現在是藥頭,凱文更不敢相信也認為這一點都不像夏隆會幹的事。

  但是夏隆卻跟他說你又不了解我,你又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凱文便回答「我不了解你?」一臉就是再也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可是其實整部片凱文出現的並不多,所以我才會覺得他們喜歡彼此有點太突然了。因此凱文一副不認同夏隆說自己不了解夏隆時,我是覺得夏隆說得也沒錯啊。其實你們也沒到那麼熟,你們年少時期的交集其實不多,你根本不了解真正的夏隆,可能連表面都認識得很淺。

  而又如果你真的了解夏隆,你就不會那麼意外他幹藥頭,又戴銀牙把自己弄得很硬似的。你也該了解當初他其實是因為你而輾轉走上這條路的。

  後來凱文放了那首讓自己想起夏隆的歌,是Barbara Lewis的《Hello Stranger》。

250px-Barbara_Lewis.png

Barbara Lewis

 

 

  歌詞讓我覺得似乎是某種暗示,也是一種凱文的浪漫吧……後來夏隆載凱文回家,凱文問夏隆怎麼會突然想過來?應該不是搭上車就想到不然過來吧。兩人的對話到此之前都還是有一種似乎都在等待對方先說出口什麼的用暗示法來誘導出,但是兩人卻還是選擇不開口提起那件事。是直到夏隆回到凱文家看到當初他們接吻的海邊,而夏隆又多喝了一杯酒才突然的跟凱文說出凱文是第一個碰他的男人,在那之後夏隆沒有讓任何人碰過。

  短短一句似乎就訴盡了夏隆對凱文的癡心之類的吧。凱文雖然一臉感到驚奇訝異,讓我覺得他好像不是我想得在等夏隆提起這件事,不然就是他很訝異夏隆這麼專情。然後他笑了,和夏隆凝視許久,最後夏隆依偎在凱文的懷裡,影片就差不多要結束,在結束之前畫面來到年幼時期的夏隆站在有月光的海邊,轉過頭來看著鏡頭,全身呈現藍色便正式結束了。

  所以這部片在兩人的情感上並沒有太多著墨,不過也許兩人一直都把這件事放在心裡最深處直到兩人又相遇。我是覺得他們應該沒有在一起,可是起碼這段是他們彼此心中最刻骨銘心的一段,但已經錯過某個時機,他們還是得各過各的人生,只是把這心頭結講開來而已吧。命運的造化啊……最終就是讓我們看見夏隆有一顆沉重但很美麗的心,而凱文也是看見的那一個。

  而夏隆雖然不像是會幹藥頭的人,可是這點也反應出至少他是替自己的人生做決定,是他選擇走上了這條路。雖然出乎凱文的預料也似乎不符合凱文的預期,但他何必符合大家的預期呢?而且我想他一直都沒有反抗欺負他的人多少也是因為別讓別人替自己做決定,他就是一個不想反駁還可以忍的人,何必做出別人可能希望他做的事?或許這會讓別人認定他就是懦弱膽小的娘砲,可是那又如何?只要自己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就好了,總也是會有人看見的。不過我覺得他並沒有為自己是同志一事感到太多掙扎,算是自然而然的就讓這情感發生,因此我覺得也是在告訴我們這種情感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他是天生自然的並非環境因素影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KOK 的頭像
OKOK

影。酒。作樂。

OK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