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8356414usQ_1.jpg

圖片來源:網路

 

 

片長:2小時18分

電影分級:輔12

 

 

 

  OK。昨天看了這部《切膚之歌》(The Cut),他的歷史背景是在1915年亞美尼亞大屠殺之間,敘述一個亞美尼亞男人如何顛沛流離、走過千山萬水、翻山越嶺的找到親人,不用等結局,中途就噴淚。

  亞美尼亞種族大屠殺應該不陌生了,是一個非常有名的歷史,有興趣知道可以看維基,那段歷史大概就是說土耳其政府在1915-1917年之間屠殺了將近150萬亞美尼亞人,對許多國家來說這是一件可以跟猶太人大屠殺相提並論都是蓄意讓一個種族滅絕的歷史,相當、格外的殘忍。而這自然也牽涉到宗教問題。

  我實在受夠了因為信仰不同就要被燒殺擄掠兼排擠歧視的事了!(怒吼)

  這到底什麼鬼世界?是什麼樣的神會要人類這樣殘殺彼此!因此影片裡男主角拿撒勒的妹妹在死前說了一句:上帝根本不仁慈。聽了真的是超級讓人鼻酸耶。

  但說真的,這時候祢都在哪啊?安娜貝爾(我發現我超愛cue它)跟鬼修女都出現了,祢到底在哪?祢在哪裡~澎湖蘭嶼~就在海底~就在海底~(By 這群人)

  我個人是覺得滿好看的,不只看著拿撒勒是怎麼熬過惡劣環境,也可以在這部片中看見人性的善與惡、美與醜、偉大及渺小,走在路上有你的仇人但也有你的恩人。而我個人更覺得,我們的信念才是與我們同在的,神這時候都會很巧的跑去吃飯追影集,不太有空陪我們走過苦難。

  也許天堂不是我們認為的那個天堂,只要能夠跟家人相聚平安度過一生就是天堂。可能地獄也不是那個地獄,人間就是地獄了。

  可是我覺得這部有點瑕疵的地方在配樂,我好像都聽到現代的流行搖滾電吉他SOLO……其實我覺得這是挺糟糕的地方說。一部電影的配樂是非常重要的,在那個年代背景與場景裡其中一幕我聽著前奏還以為要播放Led Zeppelin的《Immigrant Song》,這未免太搖滾了吧?雖然並不是,可是這種史詩般電影應該要放史詩般的配樂會比較搭……起碼年代也比較符合。

  本部片我們也可以隨著拿撒勒走過好多國家,看過好多人情冷暖,看完以後我真的要老套的講桂絲(麻辣女王)最討厭的那句話嗎?

 

  World Peace.

  裡面的時間來到1918年的時候拿撒勒剛好看到由卓別林自導自演的《大兵日記》(Shoulder Arms 或譯:《從軍記》、《夏爾洛從軍記》)電影,影片裡他看的電影便是這一部,這部片主要在講述一戰時英國士兵夏爾洛把德軍耍得團團轉的故事,最後才發現只是他的南柯一夢(喜劇嘛)這部片主要也是要提倡世界和平,因此切中了拿撒勒的心情,他看完就哭了。

shoulder-arms-e1422633717392.jpg

大兵日記

 

  人物介紹-

 

  拿撒勒:男主角,亞美尼亞人,本是一名鐵匠,他的演技有點不出色。

  拉蔻兒:拿撒勒的老婆。

  萊方:拿撒勒的徒弟。

 

  ※以下劇透

 

  拿撒勒本來跟一家人妻子、雙胞胎女兒、妹妹們跟妹夫們一起住在馬爾丁,過的平凡樸實但算幸福的日子,結果有一天被土耳其人召去鋪巴格達鐵路,只要滿15歲以上的男性不管是什麼宗教(除了伊斯蘭教)的都要去,所以他的妹夫們當然也跟著過去。

  可想而知他們在多惡劣的環境裡工作還沒有阿比可以喝,天氣又這麼熱,終於就這樣熬過一年後他其中一個妹夫因為過勞而死了,那這時候土耳其的人帶來消息說只要你們這些異教徒願意改信奉伊斯蘭教便可以離開,亞美尼亞人多數是天主教,很多當然不鳥這好處,但總是會有人為了生存不得不低頭而被罵是叛徒、猶大。

  隔天這些不改教的亞美尼亞人醒來見土耳其人撤去,還以為自由了,結果土耳其士兵卻帶著其他人跟改信伊斯蘭教的人忽然出現將這些死忠於天主的異教徒綁一綁準備帶到沒有人煙的地方全部都殺掉。

1444806745709.jpg

  其中一個要殺拿撒勒的男人他是被迫改信伊斯蘭教的,所以他根本下不了手,但他不下手就要被殺,於是他就誤刺傷了拿撒勒的聲帶,拿撒勒可能痛到暈過去,他還以為拿撒勒死了卻意外發現拿撒勒還有呼吸,連忙掩護般的別讓土耳其人發現他還活著讓拿撒勒活了下來。

  晚上這位叫穆罕默德的男人帶著水過來找拿撒勒並帶拿撒勒離開,逃了一天後他們遇到逃兵,這些逃兵還算是好人,其中一個軍醫看了拿撒勒的傷口說拿撒勒一輩子都是啞巴了,之後拿撒勒跟穆罕默德便跟著這群逃兵當當強盜,從此拿撒勒開始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他在有一天跟這群逃兵要搶劫一組家庭時發現這個家庭的男主人是他認識的,他從這男人口中得知馬爾丁已經淪陷了,老弱婦孺都被帶去艾因角。拿撒勒聽了決定要去艾因角找妻女,沿途熱到不行他本來會暈死在沙漠中,可是卻出現了幻覺,拉蔻兒出現叫他醒來並且起來,拿撒勒才又奇蹟似的起身恍惚繼續走。

  終於他來到艾因角,簡直就是一片慘況,根本可以說是橫屍遍野,活著的也差不多都是半條命了。他沒有找到妻女卻意外找到了他其中一個妹妹,但他妹妹已經跟木乃伊沒啥兩樣只是還有一口氣在。

  她跟拿撒勒說自己親眼看到拉蔻兒跟雙胞胎女兒都被殺了,全部人都死光光了,自己也在苟延殘喘,便說了一句上帝根本不仁慈。天道不仁慈,因而聰明的人也不仁慈。

  拿撒勒聽了當然是很哀傷,便抱著妹妹靜靜的坐著直到晚上,他的妹妹受不了的哀求拿撒勒幫忙結束自己生命,她不能自殺,因為天主教跟基督教自殺是要下地獄的,她不想下地獄。我聽了就覺得鼻酸,什麼鬼信仰,想死還不能死。活得這麼痛苦了,自我了斷還要下地獄,到底要人怎樣啊?雖然說不能自殺的意義是要珍惜生命,但都活得離死只差一步根本毫無希望了,還要人不要放棄繼續折磨,真的很不仁慈。跟屠殺者根本沒兩樣。

1428356465h0E_1.jpg

  拿撒勒最後自然是咬牙忍痛的勒死妹妹,隔天他氣得不停拿石頭往天空丟,可能想丟一下耶和華但沒丟到,於是又拿起石頭想把刺在手腕上的十字架刮掉,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拿撒勒失去了信仰,他不再相信有神的存在。

  他又開始流浪,遇到一個阿拉伯香皂商人,那個阿拉伯商人很好心的收留他回去阿勒坡,拿撒勒便暫時居住在製皂工廠裡當工人,沒多久這個阿拉伯商人又帶來一個也是無家可歸的亞美尼亞男人KRIKOR,拿撒勒因此跟他成為好朋友。

  1918年土耳其戰敗,拿撒勒跟KRIKOR一起站在人潮裡看著土耳其人被趕出城,很多亞美尼亞人當然是相當憤怒土耳其人紛紛臭罵這些土耳其人並拿石頭砸這些土耳其百姓,KRIKOR不例外的拿石頭丟這些王八,也拿了顆石頭給拿撒勒。

  但就在拿撒勒忿忿的要砸石頭時卻意外看到一個土耳其小孩被石頭砸到眉角而噴出血來,但是小孩還是只能把頭垂下的任人攻擊讓拿撒勒停下了砸石動作。

  小孩終究是無辜的吧。可能發現到自己這樣一砸也跟土耳其人沒兩樣的暴力,再說善良的人總還是比較容易心軟,所以他就離開了。晚上他跟KRIKOR要去妓女院消費一晚時卻意外看到有人在播放電影的跑去看,巧遇到他的徒弟萊方。

  萊方跟他說他的女兒其實還活著讓拿撒勒重現希望,決定要去找出女兒,又開始環遊世界了。他走過超多地方的孤兒院最後來到了黎巴嫩的孤兒院找到他女兒的蹤跡,可惜他女兒已經到古巴,拿撒勒只好應徵船員搭船到古巴來到了哈瓦那,按著地址到一間理髮廳遇到一個接觸過他女兒們的理髮師,得到的消息卻是他的女兒已經不在古巴了,跑去明尼亞波里的一間紡織工廠工作。

  雖然聽到這消息讓拿撒勒很失望,可是他還是不放棄,理髮師叫他先別衝動,先稍封電信去工廠問看看女兒們還在不在以免白跑一趟,結果得到的消息竟然是女兒們已經離開了。

  拿撒勒失望歸失望還是覺得要去明里亞波里一趟,理髮師卻說他是啞巴不能入境,不過可以偷渡過去,他有認識的偷渡水手也許可以幫助拿撒勒過去,便帶著拿撒勒去談條件,起碼要付50塊。

1428356464LHd_1.jpg

  為了見到女兒們拿撒勒先在古巴拼命工作想湊到50塊,可是他的工作收入要湊到這筆錢都不知道猴年馬月了,卻在有一天他跟著理髮師去教會時,理髮師的妻子告訴拿撒勒自己本來有幫他女兒們介紹好人家,可是大女兒因為當時逃亡不小心摔斷腿變瘸子,因此對方嫌她是瘸子的不娶她,小女兒也跟著不嫁,那個嫌棄大女兒是瘸子的男人正好也在這教堂做禮拜。

  理髮師的妻子說嫌棄大女兒的那傢伙真是無恥,拿撒勒自然是更不爽對方敢嫌棄自己女兒,而且對方還是老到掉牙的男人憑什麼資格嫌棄自己女兒?重點是大家都是亞美尼亞人呢。

  所以他跟蹤老男人,趁四下無人時堵住老男人SEND他幾個TREE PAY就離開了,可是離開走沒幾步像想到什麼又折返回去偷了老男人的錢包,裡頭剛好有50塊。因此他就順利的可以搭船了,不過理髮師送行時質問他為什麼忽然有這麼多錢,拿撒勒只能像個小孩做錯事的低下頭露出慚愧表情,理髮師卻諒解他的祝他早日找到女兒。

  這一幕讓人看了挺鼻酸,一個好人被世道逼得要做壞事,心裡一定超不好過的。

  接下來他就是跟著偷渡船來到美國佛羅里達州,然後輾轉來到女兒們曾經待的工廠詢問有沒有人知道這兩個女孩的下落,但是都沒有半個人知道,這下希望又落空,拿撒勒不知道要在去哪找女兒們,只好先待在這裡當鐵路工人掙口飯吃。

  然而天無絕人之路,當了鐵路工人好一段時間過去,有一天他的同事們很惡劣的想要欺凌強暴一名印地安女人(美國人其實也很靠北),拿撒勒看不過去的出面幫忙阻止並且叫女人快點跑,卻被同事們圍毆打暈倒在鐵路上,然後這時候神蹟又出現了,他的兩個女兒叫他快點醒過來,他就真的醒了過來恍惚的亂走,看到不遠處有燈光的跑過去求助並詢問有沒有看過這兩個女孩。

  很幸運的是這裡住得都是亞美尼亞人,他們都是鐵路工人只是被分配住在遠一點的地方,雖然裡面的人都說沒看過,可是其中一個告訴他再往下走30哩有一個地方叫魯索,那裡也都是住著亞美尼亞人,也許可以過去詢問。

1428356465F8L_1.jpg

  所以拿撒勒又走了好遠好久的到了魯索,真的是千里尋親記耶。終於,終於他看到有一戶人家走出來一個掰咖的女子,他的直覺告訴他那就是他大女兒。果然,他用盡力氣以燒聲音喊了女兒名字,女子停下來轉頭看著拿撒勒,父女再度相遇這一幕真的好感人啊!

  結果他的女兒們跟他一樣也流浪好多地方呢。根本呼應最一開始他去學校接兩個女兒回家時看到有鶴在飛,他告訴兩個女兒當你看到有鶴在飛的時候就表示你要去壯遊了。他的女兒們說我們三個人看到所以是我們三個人要去壯遊嗎?他說對。結果他們還真的壯遊了,雖然這過程有點悽慘。不過他的另一個女兒已經因為生病去世了,儘管小悲劇,可是至少他還是找到他大女兒了。

  這部片是比較沒有多敘述戰爭細節,主要是在演拿撒勒的故事,他這將近十年來是怎麼輾轉流連來到這邊的,所以我猜這是他IMDb分數不是很高的原因,因為並不是這麼宏觀,也有外國網友覺得小陳腔濫調。還有覺得讓亞美尼亞講英文這點挺失敗,應該要讓他們講亞美尼亞語才對。

  不過這部片的導演是土耳其人,這倒也算是表達出土耳其人正視面對這不堪的歷史,不然土耳其政府一直否認這是種族滅絕的屠殺行為,也有諸多藉口解釋為何要針對亞美尼亞人,但是不只西方國家,也有部分土耳其學者認為這就是種族滅絕屠殺行為,不要再那邊自圓其說了。

  所以由土耳其人來執導這部片並以亞美尼亞人當主角,也算是一種面對坦承自己種族過錯的意義在吧。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後面我腦中一直想起這首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KOK 的頭像
OKOK

影。酒。作樂。

OK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