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Rage_00-600x900.jpg

圖片來源:網路

 

內文劇透

 

 

 

 

 

 

  OK。我發現日本近幾年喜歡搞這招,還是他們搞這招很久了?畢竟我開始比較頻繁看日本電影跟小說也只是這兩、三年的事。他們喜歡發生一下命案死個人(是否有影射日本人口太多該死一死的意思?)然後讓你以為是推理片,其實他是劇情片。當然,我不討厭,嚴格來說還算滿喜歡,因為這會探討到各種人性方面,只是一些單純認為是推理的推理迷可能會怒。

  剛看完《怒》這部片,影片頭先便說一對住在東京八王子的夫妻慘死在家裡,警方鎖定一名嫌犯山神一也,他們搜到山神的住處但已不見山神,只是看到山神住的地方相當繁亂以外牆上也有一堆憤世嫉俗的字眼,他似乎對很多人的很多行為都感到叱之以鼻。但因為他犯案後跑去整容因此這件案子也就一直沒有下落,接著一年後故事便開始分為三個交叉進行。

b851b44958f448e6330036d32ca65f79.jpg

  禎找到了他那位離家出走後跑去當援交妹的女兒愛子,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幸好老子常來找援交妹消費才可以那麼快找到你這個死丫頭(亂帶劇情),於是把她帶回老家千葉。愛子也因此乖乖的待在家幫父親每天做便當,某天巧遇到一個父親公司裡的男PT田代,田代是一個沉默寡言的男生還長得有點像剛出道的周嘴臉,生性也比較害羞吧。愛子天曉得鬼知道哪根筋跩到,反正她就是主動的說要為田代做做飯、洗洗碗,兩人也因此越走越近,近到還說要年一起的同居,禎也只好讓他們同居。

  再來就是住在東京的優馬,他是一名我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的同性戀,應該是挺事業有成的。他本身算是一個玩咖,不過卻在同性戀打炮酒吧(應該是這樣的地方吧……裡面就真的是看對眼就搞搞你、盡管搞)看上了一名叫做直人的男孩子。雖然是在歡場裡遇到了一個人,不過本身不是很相信人的優馬卻這樣的暫時相信了這個神秘不多話的直人,不僅讓他自由進出自己的家還帶他認識了自己生病的老媽,甚至在他老媽過世後說希望直人也可以入他們家的祖墳。

  儘管直人在裡面不多話也都面無表情多,但他聽到優馬對他說進他們家族裡的墳時我有看到他靦腆偷笑唷!真是的害羞什麼啊!這一段有演出兩個人之間的羞澀模樣,腐女們應該會尖叫了。

  最後就是發生在沖繩跟本島之間的故事,小泉每個禮拜都會跟好朋友辰哉一起坐著辰哉的船到沖繩,在那裡小泉遇到了一名四處為家的背包客田中,兩人因此結下了友誼,而有天辰哉約小泉去那霸一起看電影巧遇到田中,三人去吃飯時辰哉喝醉了,不過這也因此結下了三人之間的友情。後來田中說要先走,小泉要帶辰哉回家卻發現喝醉的辰哉不曉得跑到哪去,於是到處找辰哉,找著找著誤闖到美軍駐守流連的地方,於是小泉就被兩個美軍士兵強暴了。

0306c4f8a6d14644ad13e7696db14a64.jpg

  她被強暴的時候其實辰哉躲在一旁看到了卻因為害怕不敢求救,是後來不曉得是誰喊有警察,兩個美軍快點跑走,辰哉才走過去趕緊脫外套蓋住小泉,小泉只是重複跟他說不要告訴任何人,只不過這件事讓辰哉非常自責。

  再來回到禎跟愛子,禎帶著田代去看房子,卻在田代回答房東的一些話裡感到起疑的去調查田代,發現田代以前打工過的地方並不是用現在的名字而是假名。護女心切的他便告訴愛子這件事,愛子卻跟他說那是有原因的,這件事田代因為相信自己所以只跟自己說,其實田代因為父親欠債到處被黑道追殺才會隱姓埋名,所以他沒有做什麼壞事。

  禎雖然嘴巴上說著相信愛子,或許他也真的相信,卻好死不死在這時候看到新聞報導在講一年多以前的東京八王子夫妻慘遭殺害事件,警方有了進一步線索,得知到山神整容過後的樣子,而也在山神整容前拍到他的臉過,發現這傢伙戴起口罩長得跟田代很像,不只如此警方還說山神是個慣用左手的人,走路慣性彎腰駝背,這些特徵幾乎都跟田代不謀而合。

  再來就是優馬跟直人的交往算穩定,卻在某天看到直人和一個女生見面,他懷疑直人劈腿,詢問直人時直人也沒有老實說。或許也因此讓優馬的信任感降低,加上他對直人其實也不是很了解,偏偏在這時候他看到同樣一則新聞報導,說山神整容前臉上有三顆連星痣。

  由於這不常見很特別,而山神整容前又是單眼皮,這兩個特徵都符合了直人以外,山神也長得很像直人,所以優馬便懷疑直人該不會就是山神吧?好死不死剛好接到一通警察打來的電話問他認不認識直人,他急忙說不認識就掛掉電話,便把家裡留有跟直人相關的物品全部打包準備丟掉,但從這天開始直人也沒再出現了。

10101367_998040.jpg

  來到沖繩,辰哉很想告訴田中小泉被強暴的事卻說不出口,後來田中去在家經營旅館事業的辰哉家做服務生兼廚房的,新聞報導山神這案子時剛好被一個同事阿姨看見,她發現山神整容過後跟田中有點像,就看一眼田中再看一眼山神整容過後的樣子,最後選擇不相信是因為田中工作表現非常好,阿姨可能一味認為這麼賣力的好小子怎麼可能會是犯人,因此不疑有他了。

  後來辰哉便想知道換田中遇到這種事情時會怎樣?但他沒有說被強暴的是小泉,只是說是他朋友的表哥的妹妹。田中說這種事情讓人聽了就皺眉,而無論如何他都會站在辰哉這邊。辰哉因此跟他結下了友誼,信任著田中。

  某天田中跟辰哉說其實那天跟他們在那霸遇見分道揚鑣後他並沒有直接離開那霸而是剛好到小泉被強暴的公園走走,所以有撞見小泉被強暴的一幕,只是他因為很害怕腿發軟什麼都不敢做,只能眼睜睜看著事情發生,最後回神過來才趕緊大喊警察來了嚇跑那美軍。他跟辰哉說不能替自己做點事的感覺真的很差又不甘心,便跟辰哉說好要一起想辦法。

  好吧。現在問題就來了,三個都有山神的整容前、後特徵,到底誰是兇手咧?這就是讓人心煩意亂的地方了,照片有給我們觀眾看到,說真的,整容前的山神長得跟直人真的是一模一樣,某個角度又超級像田代,然後整容後也超級像田中,整個根本搞得我好亂啊!你不知道該想著這到底是巧合還是真是其人?總之最後的兇手其實也就是那麼簡單,是我多疑跟多想了,他整容過後的臉就那麼明顯,但整部片就是企圖搞亂你的判斷力與信任感,讓看的人一起跟著影片中的人加入你到底相信誰的遊戲裡?

1475767550-3275902076_n.jpg

  所以這部片跟推理完全沒關係,他主要是在說你是否相信身邊的人?當你身邊的人長得跟嫌疑犯很像的時候,你會懷疑他會不會就是那個嫌犯嗎?我個人其實認為,如果我是愛子、優馬或者辰哉,憑他們跟田代、直人以及田中的認識時間與來往密集度來說-我是一定會懷疑的,就算他是我的情人。

  沒辦法啊。認識那麼短,對方也都來歷不明的神神秘秘,幾乎不太會提起過往,誰知道他在隱瞞什麼啊?雖然這樣很傷人,而且可能會不小心損壞到他的名譽。可是……不過我覺得那可能是因為他們真的並沒有很熟才會懷疑,因為他們多是看到照片而起疑。其實我滿相信一件事,那就是假設一對長得很像的雙胞胎,你愛上的是老大或者是老二,如果你真的很熟悉他,你可以在兩人的合照中指認出他,朋友們跟老爸可能分不清,但老媽跟你一定可以認出來哪個是誰。

  總之,我這也不是在說我認得出,噗。反正,這種事遇到後再說吧。噗。不然怎麼辦!如果是這部片的話我誰都不相信!可疑的地方這麼多,現在的人又喜歡暗藏鬼胎,人心又隔肚皮,看看別相信任何人跟列車上的女孩,騙你最大的都是你最信任的人。

  唔。不過這就是一個辨識的好方法了?你不相信的人卻都是值得信賴的人。但我覺得滿值得看的,雖然這部片叫怒,但那應該比較類似悲憤的意思,拿信任這份情感牽引出各種人的情緒,你也可以在這部片中看到各種人對於付出信任與不付出信任的事後各種反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KOK 的頭像
OKOK

影。酒。作樂。

OK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